娇妻换着弄喷潮:小雄的乱入小说

2021-02-21 12:23:48 投稿人 : admin

  早已度过年少轻狂的岁月,曾经疯狂相爱的痕迹也不是停留在人们口中美好的十七、十八,但深刻明白,爱情并不会受到年龄的限制,它是自由的,不曾被束缚,才会如此轻易的被捉住却又从掌心的隙缝中溜走。

  一辈子会爱上好多个人,那些人各式不同的面貌与个性,唯一相同的仅是揣着一颗深爱的心朝你走来。

  爱过那个笑的阳光般灿烂的他、爱过那个做事成熟沉稳的他、爱过那个温柔体贴无微不至的他,但她最爱最爱的,是最后,拥有全部的他──时光。

  是从何时掉入他设下的陷井,让她再也无法自拔。

  他是她的学弟,曾经毫不避讳的在学校的图书馆对她说些肉麻的甜言蜜语,也曾在资讯大楼的门口被她赏一巴掌,更在停车场面对刺龙刺凤的小混混挺身而出,她始终挡在自己面前,他从来没有怨言仅是因为……他爱她。

  而她又是什么时候喜欢然后爱上他的呢?

娇妻换着弄喷潮   她是那般愿意奋不顾身的朝他向前飞奔,她是终于察觉自己有多么不舍得他的离去,抱歉,许是她先开口说谎,时光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逞罚自己,她想道歉,是不是道歉以后他便愿意出现在她的眼前。

  "对不起、对不起……"她扯着沙哑嗓子喃喃自语。

  薛佑湘有多久不曾声一场重病了,从两年前时光离开后的那天,中间也曾有过小感冒,但这场高烧来得措手不及,却又好像在意料之中。

  余宛因为工作无法无微不至的照顾她,男朋友关陈也忙碌的不可开交,她没有其余交心的朋友,也不好意思叨扰远在故乡的父母,她靠意志力在支撑着自己,逼自己出门看医生,强迫自己喝水吃药,咽进那些毫无味道的白粥。

  这是一场病,却不是38度C的高烧,伴随喉咙发炎与流鼻涕。

  而是相思病。

  痛得撕心裂肺的相思病。

  整整两天的时日,高烧终究是被药物克制住了,病情开始渐渐好转,可内心的碎裂该敷上什么样的药,吞下抗生素可会痊愈?

小雄的乱入小说   余宛这些日子往她这里跑得特别频繁,总是下班后便满头大汗的赶来,老是要哄她入眠以后才肯走,难得休假的时日也会拖着关陈来家里坐上一会、聊上几小时的天才肯走。

  公司给放三日病假,但薛佑湘知道自己的情况恐怕是要超过三日,可由不得她任性,第四天她便拖着病恹恹的身子出门,萎靡不振的模样又着实吓坏了公司一帮小伙子们。

  "我很好。"薛佑湘逢人问起便笑着回应这句话。

  这是她今天在公司说的第二十遍了。

  会好的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她是如此的笃定着,那铿锵有力的三个字不是在回应他人的问题,而是一遍遍的告诉自己。

  她很好。

  那样虚伪的她终究是入不了余宛的眼,可是余宛舍不得骂醒在佯装坚强的她,比起两年前那行尸走肉的模样,此刻的她好太多了,她次次见她都心疼。

  自从那天已经过了一个礼拜,星期日是薛佑湘的休假,她想窝在家里头不出门,连窗帘都不想拉开,灰黯的四周还以为是半夜两点,但墙上的时钟却明白的告知早晨九点。

  "我们出去走走,你这样不行。"余宛扯着薛佑湘的手臂,气恼的说。

  余宛真的是全天下最好的朋友,会陪她哭、陪她笑、陪她疯,包容她的一切还会鼓励她。

  可是怎么办啊!薛佑湘又陷入自己创造的小世界里了。

  "我不想去……"张开干涩的双唇,她连摇头的动作都变得微小。

  "薛佑湘算我拜托了,赶快振作起来可以吗?全天下这么多男人,你为了他,为了他痛苦两次,你觉得这样值得吗?"余宛再也受不了柔弱的她,拿起一颗枕头往地面上砸。

  "我也不想。"薛佑湘意外的冷静。

  "那就跟我出去走走吧,你病才刚好,晒晒太阳也不错。"余宛心软,弯腰捡起被自己扔在地板的枕头。

  "嗯,知道了。"点了点头,薛佑湘妥协,终于下床换身体面的衣服。

  她始终没有哭泣,就连高烧不退、痛苦难耐的时候她也没有落下一滴泪水,余宛第一天看见她咬破的下唇便得知薛佑湘是在忍耐,她是那样心疼,又愤怒。

  至于吗?必须得把自己搞得不成人形吗?

  "去我们之前常去的咖啡厅坐坐吧。"拉着薛佑湘的手,余宛轻声笑着。

  "好。"她始终面无表情,失神着盯着地面上的小石子。

  距离薛佑湘租屋处十分钟的地方有间小咖啡厅,她们没有骑车也没有坐车,两个人悠闲自在的牵着手走在巷子里。

  一路上余宛都没有停止她那张聒噪的嘴,不断的和薛佑湘说话,迫使薛佑湘回应自己,她谈论着自己公司的上司和同是有多么讨人厌,她抱怨着男朋友关陈老是在奔波工作,她说自己老家又寄了一箱水果改日拿来给薛佑湘。

  余宛有其他几个好姐妹,她的人际关系广阔,但她不曾冷落薛佑湘,因为她知道这个喜爱隐藏自己的女生会吃醋,她可是个大醋桶,巴不得余宛只有她薛佑湘一个朋友,所以余宛不会提起那些朋友,也不觉得那些人有值得提起的地方。

  "你知道吗?关陈昨天居然跟我说衣服要自己洗,我工作这么忙,也不是说衣服都丢给他洗啊!轮流啊轮流,他懂不懂得要轮流,真的是气死我了。"

  "宛宛,到了。"薛佑湘停下脚步,示意着右手边不起眼的店家。

  "啊、差点就错过了。"余宛拍拍自己的额头,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拉着薛佑湘走进这间充斥着浓厚咖啡豆香气的咖啡厅,整间装潢都是用木头制成的,推开门便是悦耳的风铃响起,老板娘甜美的声音说着:"欢迎光临。"

  这日,也阳光炫目,晴朗的照映蓝天白云,微风徐徐吹得好不舒服,店内的空间不大,一楼有四张桌椅,二楼有六张,薛佑湘和余宛踏进咖啡厅内,上了二楼,窗边的位置只要没人占位总是她们最爱的宝座,下楼点餐的余宛留着薛佑湘独自坐在位置,她的眼神透过玻璃看向湛蓝与街道,思绪似乎还未归回。

  满脑子都是他,她刚刚在来咖啡厅的路上彷佛遇见了他。

  那个从她眼前经过的男生,侧脸似乎有点像他。

  那一群其中一个开口讲话的男生,嗓音有点像他。

  那个走在她前头的男生,背影好像有点像他。

  彷佛全世界的人都有点像他,眼睛有点像、鼻子有点像、举手投足有点像、说话的方式有点像……

  可是,都不是他。

  余宛端着咖啡摆到桌面,才刚坐到薛佑湘的面前便听见她的呼喊,余宛带着一丝忧伤对上她的眼眸。

  "宛宛,不是他啊,那些都不是他。"

  眼泪如同羽毛一般轻轻触碰桌面,清澈的水珠本来只有一颗,剎那间,哗啦啦彷佛是场倾盆大雨。

  是始终放不下他的她,在折磨自己

相关文章

  • 公么的大龟征服了我 松下沙荣松子

    坚持一场没有结果的爱情究竟是对抑或错误,薛佑湘并不想了解,因为这予她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她从来就不相信爱情,却相信缘分,在时光离开后她更加确信,如果他们命中注定,绕了一大圈世界以后,他们仍然会相遇。  待在咖啡厅里哭上足足两个小时,余宛实...

    2021-02-21 12:24:08
  • 娇妻换着弄喷潮:小雄的乱入小说

    早已度过年少轻狂的岁月,曾经疯狂相爱的痕迹也不是停留在人们口中美好的十七、十八,但深刻明白,爱情并不会受到年龄的限制,它是自由的,不曾被束缚,才会如此轻易的被捉住却又从掌心的隙缝中溜走。  一辈子会爱上好多个人,那些人各式不同的面貌与个性,...

    2021-02-21 12:23:48
  • 国产真实乱对白精彩 我的老婆是富婆

    "呃、佑湘你听我说……"余宛面有难色的咬着筷子。  余宛慌张的手舞足蹈,薛佑湘却已经呈现一种呆滞的神情,放下手中的便当和筷子,她的脑袋顿时停止运转,紊乱的黑色线条充斥在她的脑海中。  还来不及思考余宛从何得知,薛佑湘只听见"时光要回国"他就...

    2021-02-21 12:23:42
  • 极品白嫩小泬10P 男主要求女主裸睡

    "湘湘。"  "嗯?"她轻轻眨了下眼眸,原本停留在书上的思绪已经开始飘荡。  "湘湘。"时光低沉的喊着,不大的声音彷佛只让她一人听见。  "什么?"她停止动作。  "湘湘。"  "你到底……"不耐烦地放下手中的书籍,薛佑湘和时光四目交接。极...

    2021-02-21 12:23:13
  • 小婷又嫩又紧的 欧洲大胆图片

    薛佑湘跟同事们都处得相当好,同事们都很友善,也许因为她只是个实习生,也许因为她鲜少出错添乱,薛佑湘偶尔会和他们聊天,有时候她会语出惊人,例如现在,毛毛正惊讶的望着她张大嘴巴,宜欣的眼眸中也闪过一丝诧异。  "天哪,湘湘,你居然猜得到!"  ...

    2021-02-21 12:23:08
  • 你知道自己错哪了吗_地错
    你知道自己错哪了吗_地错

    喉咙,似乎有什么东西,就那么卡着。 我答应他。 我觉得他应该会变乖……没错,他刚开始不再翘课、不再打架,他就像个正常毫无受创的小孩……这是多年以来的首次……言海老先生的口吻,藏着对自己孩子的欣慰。 转瞬却又换了语...

    2021-02-06 20:59:21
  • 我没有时间去
    我没有时间去

    我想,应该交由你保管……不肯松手是吗……其实言诺你……根本不想放手吧,这段感情、那两个最纯真的我们、还有一切的一切……触摸到点点雨伞的触感、和言诺暗红色的血迹……我头一次有了真实感……亲眼目睹很痛、亲手...

    2021-02-06 20:59:19
  • 那当然是什么意思_那当然英文翻译
    那当然是什么意思_那当然英文翻译

    从房里传来一声来了之后,没多久亚梨娇小的身影就出现在我面前。 啊咧?她为我的突如其来给吓到,不过马上就堆起层层笑脸。 没问什么就把我抓进房子。 经过客厅时我向她的父母问好,他们看到我也是瞠大眼,一副惊讶。 欢迎、...

    2021-02-06 20:59:17
  • 累了怎么办_现实生活心累的句子说说心情
    累了怎么办_现实生活心累的句子说说心情

    半晌后才缓缓的开口。 为什么要还我……这些…………嗯?没有心理准备的,接到他的问题。 我以为他大叫之后我给我解答的。 早就知道他一定有误会,可能又像上次底片事件一样,默默承受。 但显然……他不愿坦白……最后一缕...

    2021-02-06 20:59:13
  • 将门嫡女_你是t还是p
    将门嫡女_你是t还是p

    大嫂!结果我只能尴尬的站在那里,房里的人都探头出来跟我说嗨,而这其中并不包括言诺。 你有话对大哥说对吧!他的眼睛闪亮闪亮地望着我,浑然把我当成解决言诺的救星。 虽然我没有他想的那般美好。 低下头我摩搓着从刚刚一直...

    2021-02-06 20:59:06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