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自己错哪了吗_地错

2021-02-06 20:59:21 投稿人 : admin

喉咙,似乎有什么东西,就那么卡着。

我答应他。

我觉得他应该会变乖……没错,他刚开始不再翘课、不再打架,他就像个正常毫无受创的小孩……这是多年以来的首次……言海老先生的口吻,藏着对自己孩子的欣慰。

转瞬却又换了语气。

但他又闹事……我派去调查的人告诉我,他一连打伤了好几个人,也受了不小的伤。

我当下就觉得,那是你的错。

狠戾地眼神投向我。

身体莫名的战栗。

脑海飞快闪过将一切罪过都扛下的言诺。

他发怒的模样、酗酒的模样、流泪的模样。

又突然发现以前觉得疲累的自己很可笑。

只要他现在醒过来……讨厌我、恨我、不理我都好……只要他醒来……所以,我要他即刻出国。

否则毁灭他,现在所永远的一切。

他的话很坚定,但里头的不确定及犹豫,无法抑制地在我耳里回荡。

仔细想想,言诺的确是在打完那场架后,眼神飘忽望向窗外的次数、时间无限制的加长……愚蠢的我没有注意到,每当他想一肩扛下某些事物,或者把我蒙在鼓里时,他的习惯就是如此啊……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言海的独白持续着。

他哽咽了。

然后他对我说,他跟我道歉,不是因为言诺受我照护太多。

……而是因为,我看得出,我又……毁掉了一场姻缘。

痛苦地这么说,历尽沧桑的脸扭曲,无法猜测出,他是想到他自己的哪一段人生经历。

我只知道,那记忆,肯定不美好。

否则他就不会向我道歉了。

和我道歉的同时……他也在和自己道歉。

不过,他现在真的得出国治疗……他终于把目光看向病房里头的言诺。

那视线中有着道不尽的慈爱。

我霎时间发现,也许亲情之于言诺,也不是说全然虚无。

我同样凝视着言诺。

我愿意付出所有,来换取他的再度睁眼。

即使我从来都不晓得,原来我也可以……爱得如此无法自己。

我大概知道他后来为何会不像他……为何总是故意惹怒我……又为何分手后仍是……要我不遗忘他……因为他从头到尾就……打算独自承担一切啊……无法克制地蹲下来。

我很窝囊得哭了。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