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和不熟的朋友交往_对不太熟的朋友说的长话

2021-02-06 20:58:46 投稿人 : admin

就这么静静地凝望教室另一头的谨阳和亚梨,直到言诺拍拍我,露出微笑叫我回家。

不知不觉中,时间在命运的玩弄下,很快的缩减了。

寒假到来的速度非常之快,什么圣诞节、元旦都迷迷糊糊地过去,和言诺之间,全部充满了笑容、开心和愉悦。

却也只有,我和言诺。

渐渐开始发现,男性朋友少了。

少很多,每个以往很熟的朋友,碰到我都会先瞧瞧言诺、再望望我,然后露出抱歉的表情走了。

我不知道言诺做了些什么,只知道他一定有在搞鬼。

糟糕的是我连对他质问,甚至发火的情绪都没有。

很自然地任由他去做他想做的,虽然偶尔会觉得,太宠他了。

例如有几次,他会盯着我的包包发呆,我问他怎么了,他回答说OK蹦少了一个,我跟他说是他上次打架后,我替其中一个受伤的人稍微包扎了一下。

没露掉他眼中一闪即逝的血光。

隔没几天,不意外,那个人被找出来、然后浑身是伤的倒在公园。

经过他旁边时发现帮他包扎的Hellokitty不见了。

而他虽然不能动弹,脸上却写满惊慌失措,一副不希望我再靠近他的模样。

被人用那种眼光看待,已经很久没有了。

我却仅只是,默默地望了眼嘻皮笑脸的言诺。

太过放纵他是因为,怕他再流泻出以往的恐惧,那如孩子般低鸣呐喊的,求我不要走的话语,其实没那么想再听到。

※放寒假的第一次约会,我们约在公园。

可是言诺迟到了,他跟我说他要先去收拾一摊人。

我跟他说慢慢来,自己兀自在公园游荡。

没晃几秒钟,一个很眼熟的红色就在我眼前突然放大。

然后随之而来的是头毛底下的一对蓝眼,阿藤笑嘻嘻的晃了晃他手里的两瓶热咖啡。

结果自己就理所当然地和他坐到公园上的长椅上,肩并肩。

开了饮料的保险栓后,我才像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来开口。

……劝你最好坐远点,言诺他最近,怪怪的。

占有欲?他抓了抓后脑杓,似懂非懂的哦了声。

也是啦,你这家伙总是呆呆傻傻的、一不注意就会被别的男生拐走。

所以我就说他如果喜欢上你,会付出很多代价的。

什么话啊,讲的我好像是坏女人一样。

我也懒的继续提醒他坐远点,反正我也倦了忍受他太过分的占有欲。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