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女朋友的睡前污小故事_黄色故事

2021-04-04 13:00:08 投稿人 : admin

圣诞夜,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面所有员工都已经因为老板大发慈悲

而提早下班回去庆祝,只剩下老板本人还在忙着办公,等工作告一段落之

后他瞥了一眼自己精致的镶钻腕表,才发现时间居然已经那样晚了,也不

知道在家里面等着自己的小佑会不会大发雷霆……

他回想起今天一大早出门的时候顾佑明和平常一样没什幺变化,他们

两个交往至今也不会特别要为了什幺日子大肆庆祝,对他们来说这也只不

过是商人的一种行销手段罢了,而他这个老板特别开恩给员工方便也只是

他笼络人心的一种手段,如此一来他的员工才能够更死心踏地的替他做牛

做马。

梁勀恩转了转自己精致却有些刮磨痕迹的旧钢笔,想着即使两人没有

特别要庆祝的意思,这时间他也早该回家陪他可爱的小佑,要不是厂商要

他们在新年前要赶出东西他也不会想要加班到那幺晚……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梁勀恩火速收拾了东西,马上从公司出去,回到

两个人距离公司很近,走几步路就会到的住处。

一回到家里面,发现家里面的灯是暗的,但是客厅还是一闪一闪,他

猜想大概小佑又是在关着电灯看电视,因为他说这样比较有气氛,虽然他

并不是很赞同这种伤害眼睛看电视的方法,但太过宠腻顾佑明的梁勀恩最

后还是妥协了。

他一走进看就看到顾佑明已经睡着了还发出阵阵鼾声,用棉被把自己

卷成虾卷,手里面还抓着遥控器,一闪一闪的电视上面还拨着小佑最近入

手的步步惊心影集,现在正好演到女主角逃到男配角的怀里,两人和谐像

朋友般相处的画面……桌上还摆着两杯冷掉的焦糖玛奇朵,是小佑为了自

己刻意去今天因为买一送一大排长龙的星巴克买的吧?

他看着对方享受的睡脸,突然很想给对方个恶作剧,他翻出今天下属

给他的麋鹿角发箍戴在自己头上,然后伸手摇醒顾佑明。"小佑,起床啰!"

顾佑明像只毛毛虫蠕动了一下却没有要醒来的意思,梁勀恩见状便坏

心的张嘴咬住顾佑明光滑的鼻头,还用手掐着他的鼻子想要让对方缺氧,

被梁勀恩这样一欺负逗弄的顾佑明用手大力的挥舞着乱枪打鸟,先是打到

梁勀恩的脸颊,接着又打到他的手腕。

虽然被打到手和脸颊,但是顾佑明总算是睁开眼睛,睡眼惺忪的看着

梁勀恩,"你回来啰?今天好像有点晚……你戴那是啥咪鬼东西?"

顾佑明这才发现梁勀恩戴着个可笑的麋鹿角发箍,虽然说梁勀恩这个

可恨的男主角已经帅到不管他戴什幺奇怪东西到他的头上依然不会减少他

帅气的脸庞,只是看着对方还是会得有点蠢蠢的。

"讨你欢心啊!今天是圣诞夜呢!"梁勀恩回得一副他今天戴着这东

西一点也没有违合感的理所当然。

顾佑明脸上明显三条黑线,不知道该回他什幺好。

电视还没有停止播放,现在正好拨到女主角的身体已经撑不下去,男

配角写信把女主角写给男主角的信交给男主角,却阴错阳差的因为男配角

的无心之过让男主角错过那封信的画面。

"你又在看这一集了。"梁勀恩有些吃醋的说,他知道这个男配角正

好就是顾佑明的菜,永远守在女主角身后的男配角,高大又帅气,还是书

里原本该继承皇位的继承人。

"不行吗?这一幕真的很棒啊……"顾佑明回应的理所当然,"你难

道不觉得林○新真的很帅吗?"

"不觉得。"梁勀恩一低头,俯身下去压住了还在沙发上面把自己卷

成寿司的顾佑明身上,"你故意说这话是想要让我吃醋,来惩罚我今天没

有提早回来陪你的吗,小佑?"

"才没有……"顾佑明有些抗拒的推着压在自己身体上面的梁勀恩,

"林○新真的是很帅嘛……"他有些委屈的说。

"嗯?你再说一次?"

"没、没有啦,你今天怎幺会这幺晚回家呢?"顾佑明心想不妙,还

是转移话题的好。

"想我了?还是在等我回家?"

"才没有好不好!"

"那星巴克呢?不是为我排队买的吗?"

"那是我想喝才买的,我才不承认……是为了你。"

"小佑……"梁勀恩的声音低沈了下来,嘶哑中带了点性感和情欲的

味道。

"你到底为什幺那幺晚回家?"虽然性感,但是这在顾佑明听来就是

警告他即将失去贞操的警讯,受到惊吓的他赶快再一次把话题拉回来。

"要弄订单啊!老板娘又在家里面翘班不上班,还在家里面看另个帅

哥都不看帅哥老板……"梁勀恩似乎没有要从他身上爬起来的意思,继续

维持一样的动作。

"哪有?我翘班是因为你耶!而且是你准我放假的……"也不想想是

谁害他根本早上就起不了身又下不了床,他待在床上到了快中午才好不容

易因为肚子实在咕噜咕噜地吵得他不得不撑着他超级酸疼的腰从床上爬起

来去找吃食,还顺便去了排队排的大排长龙的星巴克买了两杯焦糖玛奇朵

,他才不承认那个是为了梁勀恩才买的……

"好好好,是我准你放假的,谁让你昨晚当“老板娘”当得那幺称职

,身为老板的我当然要放你一天假了。"梁勀恩分明知道小佑脸皮薄经不

起自己这样用言语逗弄他,却还是忍不住刻意强调了老板娘三个字,小佑

一听气得把被子先起来盖住自己的脸,不给人看他因为羞赧而红透的脸颊。

梁勀恩暂时从沙发上面起身站到沙发的旁边,顾佑明因为对方的重量

和压迫感都减轻,想着对方是否觉得自己过于无趣起身去做他自己的事了

,有些庆幸的把被子掀开一小角想要观察梁勀恩是不是像他所想的去做自

己的事了……他都还没感受到被子外面冰冷的空气、也还没有观察到梁勀

恩的情况,他整个人就已经像是个战死在外头被士兵准备丢去乱葬岗火化

的死人一样连人带被被梁勀恩扛了起来,他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只能

鬼吼鬼叫,"我不要去房间里面!强抢民男啊!变态、死男主角总用强的

……你以为我被用强的就会妥协吗?我告诉你我今天就是不要跟你睡……"

突然电视的声音停止了,他估计是梁勀恩拿遥控器把电视给关掉。

昨天不知怎地梁勀恩在床上特别持久,把他弄到凌晨四五点都还没睡

,更可恨的是他竟然到了早上九点还精神奕奕的说自己要去上班放自己一

天假,他只想大喊一天哪够?他要放一星期的假!

顾佑明挣扎的大吼大叫,伸出手槌打梁勀恩的胸膛,但那姿势也使不

上什幺力道,倒像是在替人按摩似的。

梁勀恩不顾顾佑明的挣扎,将他扛到两人的卧室丢到那张柔软的双人

床上去丢下,也顺便把自己压了上去,饶富兴味的看着顾佑明。

顾佑明瞥了他一眼,本来不想理他的,把被子往上一掀就要闷着自己

不愿看着梁勀恩这可恨的男主角。

谁知道梁勀恩一伸手就是把他的被子给掀开,强迫两人对视,那双眼

带着情欲,顾佑明看得怕了,只得怯怯地问:"怎、怎幺了?"

"小的昨天还服侍得令您不满意吗,娘娘?怎幺小的才一不在您又在

看别的男人解馋了呢?就那样骚得非得小的无时无刻都在您身边伺候您不

成?"梁勀恩学着电视上面那种古代说话的语气,指控着他今天又看了一

次他最新入手的步步惊心影集。

"你吃什幺醋啦!还说我很骚?你才骚咧,你这家伙也不想想你昨天

骚成这样是要给谁看?"那电视上的人又不会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怎幺

又能和这个活生生就在他身边的男主角比呢?

"娘娘,您对我下了蛊,我只能骚给您一个人看呀!剩下的人对小的

来说都是些蝼蚁不足挂齿,只有娘娘您才能左右小的……"梁勀恩一面说

着,一面把脸埋进顾佑明的颈间处,用鼻子嗅了嗅。"亲爱的娘娘,小的

觉得您今天好像特别香……"

两个人分明洗发乳、沐浴乳都是同一种品牌,哪来今天特别香啦?"

玩够宫廷游戏了吧?"梁勀恩根本是个神经病吧?

梁勀恩对顾佑明的话置若罔顾,张嘴对着他颈间出衣服裸露出来的那

一块就是一个啃咬。"娘娘小的今日很想……"

"你该不会是又想要……"块陶啊啊啊啊啊啊!昨晚已经那幺劳累了

,今天再继续下去恐怕会精尽人亡。"不要啦!我今天真的好累了……"

"那您说说小的是步步惊心里面哪一位角色?"梁勀恩啃咬够了之后

便伸出舌头细细舔舐了起来偶尔吸吮,在肩膀上留下了青紫色的吻痕。

"嗯……"颈间处正是他最容易被人袭击的敏感点之一,他舒服的嘤

咛了一声,想也没想就回答了梁勀恩的问题。"当然是四爷。"

他对自己竟然能忍耐那样多年,从高一到两人读研究所都快毕业的时

候才正式告白,这样的卧薪尝胆若不是雍正,还能用哪个人带入呢?

"那您呢?"梁勀恩一面问着,一面解开他睡衣的扣子,他手上微微

冰凉,每一触碰到他,他身上就起了一小粒一小粒的鸡皮疙瘩。

"我喔……"顾佑明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他想了一会也想不到就回

答:"没想过这问题。"

"难道不是我的若曦?"

"你看我像若曦吗?"顾佑明忍不住白了对方一眼,"别讨论这话题

,睡觉吧!"

顾佑明知道对方今天不逼迫他和他上床是不会善罢甘休,可他也不想

要就这幺轻易妥协下来,他闭上了眼睛企图让自己进入睡眠的状态,梁勀

恩这个男主角再怎幺变态也不致于迷奸自己吧?

他一闭上眼睛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入睡,因为梁勀恩对自己身体所做

的一举一动反而更加明显,梁勀恩把他的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然后拉开

了他的睡衣,他整个上半身都暴露在微凉空气之中,他可以感受到他的乳

头已经因为过冷的天气挺立起来,接着一股温热的气息喷在自己的胸膛上

,再接下来梁勀恩伸出舌头舔了他挺立的乳尖,用舌头画圈圈逗弄着,他

还一面感受到自己胯间竟然已经对方只是轻轻的逗弄两下却莫名其妙的稍

稍有反应的醒来,这实在让他窘迫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也只能期盼自己

继续装睡然后梁勀恩就会打消这念头。

他还能感受到梁勀恩把手伸进自己的睡裤里面,触摸到自己微微抬头

的性器的时候还冷不防的轻笑出声,像在自言自语,但更多的时候他想是

要说给自己听的。"娘娘果真骚呢!被小的这样轻轻一弄就有反应了,万

一小的不在您身边伺候您,您岂不是要饥渴死了?"

梁勀恩一面戏谑的说,一面还把他的身体舔出一条水痕,这下让顾佑

明很难再继续假装入睡下去,他睁开眼,把头往自己身下看去。"你才骚

,天天都要跟我……你才最骚,你这个骚货男主角!"

"我只对您骚啊!不信您瞧瞧。"梁勀恩抓住他的一只手往他的胯间

摸去,摸到对方炙热并且已经抬头的分身,虽然两人已经在床上相拥了无

数个夜,但是被对方这样突如其来的攻击却还是让顾佑明不知所措。

"放肆,谁准本宫替你这贱仆这幺做的?"分明现在被逼得不知所

措的人是他,但怎幺样他嘴上是怎样也不肯认输。

梁勀恩本来只是想要故意婊顾佑明天天都在看这些后宫片才刻意和他

玩这种娘娘游戏,顾佑明只当他是无聊从没正面回应过他,谁知道他这一

逼顾佑明连本宫都说出口,可见他现在已经是被他逼得穷途末路,他忍不

住轻笑了出来。"那就让小的好好服侍娘娘,如何?"

"……"既然我都是娘娘了,何必称你的心,如你的意?"本宫乏了

想歇息,昨日腰还酸疼得很,不想做这等秽事。"

他装出一口字正腔圆的北京腔回应,就是不想要让梁勀恩过得太好。

"小的保证会让娘娘满意,也不会再让娘娘的腰酸疼的……昨日是小

的太久没有和娘娘交合,一时才控制不住自己,今日保证不会再发生昨日

之事,请娘娘恕罪。"梁勀恩嘴上说着道歉话,手却没闲着,握住了他微

微抬头的性器不断搓弄,就想要勾起对方的兴致。

梁勀恩说了半天还不就是他今天一定要和他……现在被他弄得根本就

睡不着,他也只能半妥协的说:"只能一次……本宫的腰真是酸得吓人,

要是你敢让本宫明日又下不了床的话有你好看的!"

"是,小的遵旨,肯定会让娘娘满意的……"

根本是答非所问嘛!顾佑明恨恨的想,和这个男主角相处那幺久他会

不知道他在想些什幺吗?那就是刚才说的完全不算数,他这人就是要做到

他爽为止,算了算了,反正老板都准他光明正大的翘班,他当然可以满心

欢喜的接受了,虽然他并不是真的很欢喜。

梁勀恩看小佑一脸放弃不想再和自己争辩的妥协模样,他轻笑出声,

从抽屉里面拿出润滑液之后两手并用,一只手玩弄小佑前端的性器,还不

时骚弄下面的两颗小球,小佑的性器已经吐露出许多透明的淫液;他另一

手伸到小佑股间的缝隙,把一堆润滑液和自己的手指一起往小佑的缝隙送

去,冰凉的润滑液让小佑打了个冷颤,他的手指挤进对方缝隙里面,小佑

忍不住呻吟了出来:"啊……"

梁勀恩一面细细的搔弄对方穴里,一面还小心的玩弄对方前面的性

器,细心的像是在别人的鼻子前放了根羽毛似的让人想打喷嚏却又打

不出来,刻意不让顾佑明轻易的就泄出来。

随着手指的增加,顾佑明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那声音也越发越娇媚

,勾引着梁勀恩的情绪,他知道顾佑明已经想要解放,却还是坏心的握住

对方的性器,搔得他心痒却无从发泄。

顾佑明知道自己想要发泄,甚至是渴望着梁勀恩的进入,但他倔强的

像只发春的猫似的发出细细的叫声,却怎幺也不肯开口恳求梁勀恩。

梁勀恩还是握着顾佑明的性器,但是把手指从对方的身体里抽了出来

,在抽出来的时候对方的穴口还一缩一缩的吸着他的手指,像是不愿他抽

出一样,过多的润滑液也随着手指一起吐出来,梁勀恩看着已经舒服得快

要哭出来但不愿意让眼泪掉下来那让人只想狠狠操弄他的小佑,心里虽然

心疼,却又有股只有他才能看到这样的小佑的优越感,他笑了下,拿了床

上众多枕头之中的一个垫在小佑的腰上,接着把自己已经昂首的性器从自

己的西装裤里掏了出来抵着小佑已经被他弄得柔软的穴口,他握着自己的

性器在对方的穴口摩擦,偶尔把性器放进去一些,却马上就退出来,小佑

生气的看着自己,气得脸红脖子粗的,但是梁勀恩就是喜欢看各式各样的

小佑,不论是生气的、还是被他干到舒服得哭出来的小佑他通通都想看。

"娘娘,想要小的怎幺做?"梁勀恩刻意的问着,手边那欺负人的要

进去不进去的动作却还进行着。

顾佑明甚怒的看着这个不要脸的梁勀恩男主角,都已经做到这份上了

,还问他要怎幺做?"……"

梁勀恩知道顾佑明怎幺样就是不肯开口求他,他亲了对方的唇一下,

"娘娘您不说,小的怎幺才会知道您要怎样才会感到欢愉呢?"

顾佑明简直气得想要赏梁勀恩两巴掌,碍于现在自己的命根子还掌握

在对方手里只得忍住,没好气的说:"快给本宫进来。"

"进去哪?"梁勀恩明知故问,就是想要多欺负顾佑明一些。

顾佑明也不想要继续让梁勀恩在言语上面占他便宜,直接一个挺身让

对方原本只浅插在他穴口的性器更进去了些,"这、里,快点儿,本宫就

要没耐性换个小厮来伺候本宫了,还不快来满足本宫吗?"

"你敢换人试试看!"梁勀恩一听到这一句也忘记要和对方玩娘娘游

戏,气得直接一个挺身就进到顾佑明体内的最深处,往对方敏感的点就猛

烈抽插了起来,他的身体早就被梁勀恩调教得被拨弄到那个点他就想要射

了,但他才可恨的发现他现在居然连射都不能射,因为那个臭男主角竟然

卑鄙的用手堵住了他的铃口,就是不打算让他解放。

"啊、啊……"他被对方深深进入又退出,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穴正在

吸着对方的性器,紧紧的吸着对方不肯放,为什幺昨天分明就已经云雨过

了却还是像个荡妇似的渴求着对方?他真为自己这具身体感到羞耻,但无

奈的是他还是只能不对的被对方进攻着,并且更无耻的希望对方快点让他

解放。

"吸得那幺紧,你还敢说要把我换掉吗?你真的确定其他人就可以满

足你吗?嗯?"梁勀恩一个深深挺入,一面问着顾佑明。他理智上知道那

只不过是顾佑明一时不想服输才吐出的台词,但是他还是冲动的吃醋,想

从对方嘴里听到一些非他不可的词汇。

梁勀恩抓着对方的性器带有惩罚的握紧,小佑的性器已经胀得成了红

紫色,宣泄着想要解放的模样,梁勀恩知道对方已经到了极限,差不多是

该开口求他的时候,他突然在激情高亢之时,突然停滞动作,他的性器就

这样插在对方的体内,却没半点动作的意思。

顾佑明不明所以的看着梁勀恩,眼神迷蒙又放浪的模样让梁勀恩差点

把持不住,但多年来的忍耐早就让他练就了一身隐忍的能力。他还是看着

对方,观察着对方因为自己淫乱又性感,可爱到不行的表情,然后恶狠狠

的说:"求我,我就让你射……"

顾佑明实在不想要那幺快妥协,可想想要是自己不妥协恐怕明天又真

的下不了床了,两者取其轻,他决定射完之后就当做是一次完成,虽然已

经有了求对方的心理准备,真要开口还是有些艰难……"本宫,求你让

本宫射……"

"乖……"梁勀恩俯下身去亲了小佑一口,然后继续用自己的凶器在

对方的穴里驰骋,等到他感受到对方的身体一阵发颤,而自己也觉得差不

多的时刻,他放开对对方性器的箝制,才一放开顾佑明就解放了,大量的

白浊射了出来,在两人的腹部洒得到处都是,而梁勀恩也同时在他的体内

解放,把种子射进对方的身体里。

顾佑明一感受到对方的精液便闭上眼睛准备睡觉,可他才闭上眼睛不

到五分钟却发现对方仍然没有要从自己身体里出去的意思,他微愠的说:

"本宫不是说只做一次的吗?你这小厮好大胆子还不快从本宫身体里退出

去?"

他是真的累了,昨天那样折腾,他又不是什幺精力旺盛的年纪了,即

使纵欲也也不是这般纵法。

"不,现在是老板干老板娘的时间。"梁勀恩坏坏的笑了,又在对方

的身体里驰骋起来,不给对方一丝空隙。

顾佑明转头看着他放在对方那一头床头柜替对方买的新钢笔,心里想

着自己果真不该那幺好心的替对方买什幺圣诞礼物,换来的也只有他的体

力被对方莫名其妙的榨干,简直是个吸人精气的白骨精男主角,这该死的

男主角果然是不要肖想和他过什幺鬼圣诞节的,只是让他累的半死明天又

只好请假而已。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