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徒弟想上我怎么办_女主是师傅被三个徒弟强要

2021-04-04 12:30:10 投稿人 : admin

隔日清晨,陆洲洲在一家老字牌豆浆店等早餐。

昨天她和周恒去公车站,她刻意靠向他,他因身上不好闻的气味,躲闪她。

两人像在玩猫捉老鼠。

陆洲洲玩得十足开心,而周恒看着她,又气又无奈。最后他随她贴着他走,却也不乐意跟她说话了。

可是,即使如此,他还是先送她上公车。

上车前,她问他,"你搭几号?"

"二百九。"

那辆公车在他们到没多久,便驶过一台。

不清楚周恒是不是因之前的对话内疚,陆洲洲上车后,坐在灰雾的窗旁,一双眼就没离过周恒。

似乎有那幺淡淡的不舍。

周恒起初没看她,低头塞耳机。后来车子慢慢开动,他抬头,和她接上视线,倒是也没别开。

陆洲洲冲他笑一下,他眼睫就很巧地让路过的风,吹得颤了颤。

喊到煎猪排吐司,陆洲洲欲上前,却被角落疾风一般的少年出来接过。

她木木望着少年远去熟悉的身影,好一会才认出那不是周恒吗?

原来他也吃这家。

又出炉一份煎猪排吐司,陆洲洲这回没被人抢先,走前确认地问了一句,"阿姨,你没给我放花生粉吧?"

阿姨围着花布裙,有些愣,"没放花生粉的不是刚刚那个吗?原来是同学你点的?"

"……"

朝店外马路瞥一眼,周恒已经跑没影。

*

到教室,陆洲洲书包一撂,劈头便问方妍:"周恒哪个班的?"

方妍早上起晚,此时桌子摆着面小方镜,正在描眉扑粉,而嘴巴不敢太张扬,涂了裸粉色。

陆洲洲忍不住点评,"这颜色显气色差。"

"等我脸抹得像面粉一样白就不会了。"

方妍从镜中与气势汹汹的陆洲洲接上视线。

"你找周恒干幺,昨天闹的笑话还没完吗。"

说时迟那时快,五班最好于八卦的陈上跑过来勾住陆洲洲的肩。

"洲洲同学,听说昨天你跟我们学霸告白啊。"

陈上笑得贱兮兮,陆洲洲翻他一眼,推下他闪着小麦光泽的手。

这时陆洲洲才发现,自己俨然身处大家议论的漩涡,一眼望去,没人不是看着她在偷笑的。

"现在八卦传递的速度真是比流水还快啊。"陆洲洲对着走廊上同样好奇的别班同学,百念皆灰。

简直是洪水泛滥,都溢出河道了。

方妍乐不可支,"没办法,因为是有关周恒的八卦。"

陆洲洲叹气。

"算了,你们快告诉我周恒到底在哪个班。"

陈上一脸惊奇,"都传你对周恒爱得不可自拔了,你还要去见周恒?"

陆洲洲咬牙切齿,"我真有事找他。"

再不快点,她的早餐就没了。

十一班门口,陆洲洲心想难怪开学大半个月没再遇见,周恒和她不同楼层,方便上下走动的楼梯也不是一座。

抓住一个要从后门进去的男生,陆洲洲说:"能帮我叫下周恒吗?"

"哦。"

男生狐疑打量她两眼,朝坐在最里排的周恒方向过去。然而走没几步,他像是懒了,放开喉咙大喊:"周恒,外找——"

一下子,数十道视线岑寂射向陆洲洲。

"……"

陆洲洲往墙柱的阴影处避一避。

周恒在背英语单词,听见喊声抬头,俊朗的脸在光影切割中,立体迷人。

有女孩子望得痴了,可眼神中又带有遗憾。

周恒阖上书出来。

陆洲洲想着跟他打招呼,要回自己的早餐。但余光瞄见他搓揉于掌心的塑胶袋,怪熟悉的,她嘴角骤然掉下。

"……你吃早餐了?"陆洲洲干巴巴地问。

听她好似闺怨的语气,加上她提着袋子,周恒无法不想岔,以为她来给他送早餐。

陆洲洲又问:"你就没觉得少一味吗?"

她眼睛瞪大,气恼之余,还一副委屈样,有点像丢掉糖没得吃的小孩。

南风炎热,阳台墙边白白的光蜡树在躁动。

靠着门框,周恒垂着眼皮,掩去里头心劲,"少哪一味,你这一味吗。"

他尚在背英语单词,因专心扑在一件事上,而忍不住冷隽发沉的话声砸在她耳边。

站在风中,校服的小裙子一扬一落,如无端浮躁的浪。

陆洲洲不晓得自己害羞是什幺样。

但她头一次不知所措,少女赧颜的美好丰采,交代了在眼前的少年身上。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