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跟女生说吃葡萄_被男朋友吃葡萄是什么感觉

2021-04-04 11:30:07 投稿人 : admin

晚上好~~

--正文--

"恭喜啊!你要当妈妈了!孩子已经两周了。"医生满心欢喜地告诉眼前的夫妻,就像是电视上那些反应浮夸的主持人,和那个二十分钟前对于他们的到来感到很不满的态度判若两人。

但对这两人来说,根本又是一大晴天霹雳。

傅于言怎幺也没想到梁弦安还真的在一个月后因为怀孕回到同一间医院,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计画。

本来到医院也只是因为梁弦安连三天加班玩,大半夜发了高烧,把傅于言吓得赶紧把她送急诊,本来只是个小感冒,怎幺检查检查就成了验孕了,还真成了。

都怪这该死的玩笑,他看着坐在病床前,两只短腿晃呀晃的人,吸气、吐气,还是不知道该说些什幺。

怎幺她好像比自己还平心静气呢?

"我早就猜到了,也没什幺,"最后先开口的还是梁弦安,打了个呵欠,"就是家人那里比较麻烦罢了。"其实这是事追根究底就是她搞出来的。

傅于言在求婚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就把还在睡的梁弦安给捞了起来去领证,又立刻把她租屋里的所有行李给搬了过去,美其名曰,"夫妻的同居义务"。

都是领了证的人,同居生活就会有很多幻想,像是每天在家做好饭等他回家,吃饱饭一起瘫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起洗澡、一起在床上聊聊今天发生的事,相拥入眠等等,当然还有极为和谐的性生活。

但现实总是不尽人意,也不是说不美满,当然很幸福,只是梁弦安有些小习惯让他挺难招架的。

例如她还是认真工作早出晚归,而且特别喜欢在家里喝一杯,这很正常,但出现在这个几乎没有酒量可言的人身上,就没有小酌怡情这事儿,而这个醉汉导致的灾难最直接的受害者,肯定就是她丈夫了。

上上个周末,这个喝了一口啤酒的小家伙偷偷钻进了他的浴室,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他再怎幺说也舍不得让她再吃药,正自责的要疯了,倒是这人软软的趴在他胸口,像只小猫似的哼哼着,"不吃就算了,反正结婚了。"

是这幺说没错,但他实在永远没法搞懂梁弦安那时候说这话的真实意思。

是想赌一个凑巧,还是真的这幺想,知道真的怀孕了的时候,她有没有后悔。

梁弦安在病床上看着眼前的人脸色一会青一会紫,她也没搞懂傅于言是在担心她,还是在担心自己。

这事他们肯定是不能瞒的,所以当天下午因为梁弦安算是弱势族群,被"供"在沙发上以外,她老公肯定是没那幺好运了,站得直挺挺的,一副做错事的样子特别可怜。

不过他其实也没做错事,当然了,这是梁弦安的想法,再不过,她没有什幺话语权。

"未婚怀孕这种事成何体统?"爷爷身体才刚好,敲着拐杖,俨然一副大家长的样子,一脸严肃,话一说出口在场的人全都不自觉抖了一下,"连人都还没见,小子你胆子还挺大的。"

先反应过来的是傅于言,赶紧是折了几次腰道歉,他爸妈边在一旁跟着赔不是,确实,这种事情发生了,怎幺解释都是徒劳,安静道歉才是唯一方法,但对梁弦安来说,可不是这幺想。

所以她只是晃了晃身子,伸出右手,"我们结婚了。"为了证明,她还蹲下去从桌子底下的透明抽屉拉出了薄薄的结婚证明递了出去。

意料之中的一片沉默,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那种宁静,她看了一眼傅于言,对自己闯的祸表示抱歉,后者给了个无奈的眼神。

经所有人一致同意,她就被赶进房间了。

有借于驱逐了梁弦安的干扰,事情在短短的三十分钟和十次上下道歉就结束了。

不知道傅于言事怎幺搞定的,反正她被放出来以后整间房子里只剩下傅于言自己了,于是她什幺都不清楚,只不过隔天他妈妈带着一堆补品过来住的时候,她就很清楚这事情被接受了。

虽然是结束了,但后来傅于言告诉她,爷爷说要不是他年纪大想要看看金孙,不然他会让他们一起进医院的。

……

怀孕这阵子傅于言他母亲基本上都是住在这里的,梁弦安受到非常完善的照顾,除了她还是会去上班,不顾傅于言和他妈妈的反对,但她也对此做了妥协,每天十点才上班六点准时下班,不准把工作带到家里;不能做任何需要出国的工作;即使距离再近,还是傅于言接送上下班,还有,只做到她怀孕五个月,剩下五个月,她得乖乖在家待产,为了孩子。

幸好,她怀孕期间,身体一切正常,没有所谓的孕吐、害喜等不适症状,甚至她都怀疑,因为生孩子这事傅于言受的苦都比她还要多。

他不放心他妈顾着,天天都看着她,除了他母亲和梁弦安她爷爷偶尔给她带补品以外,他包办了所有的三餐,包含她心血来潮的第四、五顿。

每次梁弦安在中午去拿傅于言给她的便当,又或者下班上车之后,看着一脸疲态的他,她却什幺也做不到的时候,她都会跟着叹口气拍拍他的头,"辛苦了。"

他倒是笑着亲了她的前额,"不辛苦,我乐在其中,你辛苦多了。"就这幺一句,她真的觉得傅于言累到傻了。

当然,到傅星妍出生的那一天,她才觉得傅于言说的对。

她绝对愿意用做整整十个月的苦力去换那半天的折磨,她以为自己差点要痛死了。

反正她在病床上,硬是打起精神从医护人员手里接过女儿,才看一眼就被抢走之后,她看着紧张的傅于言帮她擦汗,认真的瞪了他一眼,"我再也不,绝不、绝不要再生了。"

傅于言把头抵在她的头上,"不生了,舍不得。"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