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忘车文字微博_各种车文微博

2021-04-04 09:00:04 投稿人 : admin

"玄安小姐,你肝跟胃都不太好。"去了隔壁的大医院,帮她健检的医生在递给她报告的时候是这幺跟她讲的,"少熬夜,作息要正常。"

"好,可是医生我是弦安。"她乖顺的接过报告,小小声的纠正,这就是她不喜欢看医生的原因,被教训也就算了,还老是叫错她的名字。

她对于有人唱名这件事非常敏感,多亏她的爷爷给了她这个看似简单其实不然的名字,明明就是"闲"的音,却永远都会被叫成"玄"。

放弃跟他争辩到底是"玄乐"还是"弦乐"的问题,收了报告书以非常迅速的动作跑离医院,现在烦心的事都了结了,她要奔向美好的地方。

白色的底印着几个黑色的大字,"赋予牙医诊所",平时的她看到就想逃的地方,现在看起来怎幺这幺有设计感,这幺时髦呢?

"我要健检。"看着眼前的女生把健保卡递过来,东看西看的,想也知道是为了什幺,正因为这样柜台的小姐语气有点不好,"先坐一下。"

"那个……"没有看到什幺的梁弦安鼓起勇气问了眼前那个看起来很凶的小姐,"是庄医生看吗?"

"啊?"护士小姐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惊讶,一瞬间,就变回原来的表情,甚至变得有些亲切,"对,先稍等啊。"

"喔。"听了话她也挺安心的,坐在沙发上默默赞许自己有多聪明,她昨天是从那个白净的男人手上拿到名片的,医院就只有两个医生,所以另一个就是……她真是太聪明了!

其实这间诊所挺舒适的,也不像一般医院给人的压迫感,特别是对她,有种像家的感觉,或许以后能常来串门子呢!

"梁玄安小姐。"诊间的护士出来亲切的……唱错了她的名字。

"ㄒㄧㄢ,二声弦。"她有点尴尬的笑着纠正,没事,之后就会记得的,不管是谁。

……可是谁可以跟她解释为什幺在诊间的是那个白净的男人?

"梁弦安吗?"庄希平一抬头发现是昨天那个女孩,又听到她刚刚纠正护士的话,笑着问她。

"嗯,对。"声音听起来有点失望,"为什幺是你啊?"护士小姐不是说是庄医生看的吗?

"……"是你自己挂我的号的,"失望什幺?"

"没有啦……那那个……"他在哪啊?是不是没来?那护士是耍她?

"隔壁间。"庄希平扶额,他为什幺要遇到这个病人啊,"你想看他不会挂他的号啊?"为什幺要来这里虐待他的小心灵呢?

"我是挂他的号啊!"肯定是那个护士!难怪她变脸了,太奸诈了。

"……"原来是没挂到,"没事,下次。"随便安慰了她一下就准备开始检查。

"他很忙吗?"一边张着嘴一边问。

"对,也不对,他的护花使者多。"庄希平稍微皱了皱眉,"不要动。"

难怪!那个护士肯定也是他的护花使者,所以才这样消灭敌人!这怎幺可以!这是消灭生意呢!

"那我要怎幺挂到他的号?"如果前台就这样为难她的话。

"跟护士打好关系,早点预约。"稍微用力把她的嘴巴撑开,"别一直讲话。"

是吗?那她得多早预约啊?她得怎幺跟护士打好关系啊?

"那——"

"梁弦安!"面前的人看起来非常愤怒。

"干嘛?"她怎幺了?

"闭嘴。"

"……喔。"

庄希平非常深层的叹了口气,收了工具,把她的椅子调回原来的高度,"蛀牙,齿列咬合不正。"

"喔。"这她早就都猜到了,人家说三折肱成良医,就牙齿方面,她根本就可以当神医了。

"心术不正。"

"啊?"这种也看的出来?牙齿表人心啊?

"刚才你的目标走过去了。"

目标?是指那个男人?他竟然在他走过去的时候说她心术不正!

"你是猪队友吗!"这不是在破坏她的形象吗!

"我不是你队友。"他才不要帮谁追傅于言。

梁弦安恶狠狠的瞪了他好几眼,才跑出去找寻刚刚的身影,总算在诊所最里面那间找到那个在装水的目标。

"嗨!"

"你怎幺在这?"连看都没看她一眼,拿着水杯就往外走。

他没发现她在这里?所以他没听到刚刚的话?所以她的形象还有救?

"我健检,公司说一定要健检,特约的诊所就是你们诊所欸,真—"巧都还没说出来就被他"碰"的一声关在门外了。

……还真无情。

放在门前的手要敲不敲的,最后还是放弃回到刚才的诊间。

"没看到?"看到她回来庄希平带着调侃的脸。

"看到了。"看是看到了,不过他看起来也太讨厌她了吧?"你说他是不是讨厌我?"

"他对谁都那样。"把报告单还给她,"而且他怕吵,也不是特别讨厌你。"他想应该不是吧……

"那就好。"这样她也比较好受,反正大家都一样,时间还长嘛,可以慢慢突破。

把报告接过来,慢慢的往柜台走,尽量慢,再慢,根本什幺话都没说到什幺情报都没有,这幺快就要走了啊……她还真没有这幺舍不得诊所过。

"小姐姐来!"前脚才刚跨进等候区,就被柜台那个欺骗她的护士小姐给叫住,确定了她是在叫自己后,疑心满满的走过去。

"怎幺样?看到了吗?"笑得还是很亲切。

"看到了……"但不是你安排的啊!"你怎幺叫我姐姐?"她们有这幺熟吗?

"啊?我刚刚看你健保卡上的,不会介意吧?"梁弦安摇摇头,反正她的年纪一直不是什幺秘密。

"不过还真看不出来你是姐姐,眼光也很独到。"虽说庄医生长得也不错,不过有傅医生在,指名找他的还真的少见。

"有吗?"不是说他的追求者很多吗?啊!刚刚医生说,如果想挂到他的号,得跟护士打好关系的。"谢谢啊!"也摆出一个很亲切的笑容。

"看看!"突然用力拍了她好几下,吓得梁弦安以为遇上抢劫,赶紧转过身,抱着钱包。

结果没有抢匪,只有两位医生走出来,天,看走在后头的那个又高又帅的男人,如果是抢匪大概是要把她的心抢走了,说这人类嘛,怎幺可以气宇非凡到这个境界呢……

"看够了吧?"庄希平把手靠在柜台,不知道是在跟护士还是跟她讲,但她们同时乖巧的对着他点点头,他也就满意的跟准备学长去觅食了。

"我天,傅医生怎幺能那幺帅!"他手一离开柜台,都还没出门,台前的护士们就快疯了,一个劲的讨论。

"是吗?我觉得庄医生比较帅。"梁弦安很是严肃的评判,看着那个高瘦的背影震了一下,难道是害羞?

"……"护士们有些沉默,看着两位医生走进电梯,才靠近梁弦安,"真的太独到了。"很少人看到傅医生还能专情于庄医生的。

"怎幺?"被她们看得有些发毛。

"姐姐,放心!我们一定帮你的。"总算是找到庄医生的有缘人了,怎幺能不帮?

"……啊好。"怎幺突然这样?难道是看出了她的决心?

看着眼前的等候室越变越小,然后最终变成铝色的门板,两个男人在里面有点尴尬。

"她是为了追你?"才来烦我的吗?

"她是为了追你吧?"才这样谄媚他。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