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协的妈妈_特殊生日礼物妈妈给了我身体

2021-04-03 19:30:08 投稿人 : admin

过了几日后,我和千鹤大人被一同叫到土方的房间里。当我们抵达的时候,冲田还有平助两人已经在里头了。千鹤大人看了下那张依旧面瘫的脸的主人,有些紧张的坐了下来。

"土方先生,请问有何贵干。"

"………………。"

他先是用了明知故问的表情青了下我,接着才向坐在我旁边的千鹤大人说:"我准许你外出。"

听到这令人振奋的消息,千鹤大人的神情瞬间亮了起来。

"谢谢、谢谢您!!"

"你就和巡视室内的队士同行吧。一定要服从组长的命令。"

"是!!"

"总司、平助,今天负责巡逻的是你们吧。"

"那个啊、土方先生我有意见!!"

"……………。"

有些不耐烦的拧起眉瞪着我,我从土方的眼神里读出有屁快放的讯息。

"如果要跟的话是不是白天的一番队比较好咧?(歪头)"

"我正有此打算。"

"既然如此,小千鹤你自己可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唷,即使被浪士缠上了我也不会管你喔,可以吗?"

冲田总司笑咪咪的对一脸惊恐的千鹤大人如此是说。

""当然不可以啊!!""

我和土方异口同声的斥责言词轻挑又欠人扁的冲田总司。

"要是小千鹤少了任何一根寒毛我唯你是问,冲田总司。"

"好啦好啦,开个玩笑而已~"

冲田总司无奈的耸了耸肩。

"什幺开个玩笑?你明明知道现在京都的街上气氛明显比之前还要紧绷了还开这什幺无聊的玩笑?!"

因为那些本应被驱逐于京都外的尊王攘夷派的长州浪士陆续的潜入京都,使的紧张感逐渐高张的京都成了比以往还要危险的场所。

"那、为什幺还……"

千鹤不解的看现在场的所有人。

我摸摸千鹤大人柔软的头,表情已经没有刚刚和冲田那家伙对呛的凶神恶煞,取而代之的是柔和笑容。

"因为京都市内有人看过疑似纲道先生的人。"

"父亲大人?!!"

千鹤一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望向土方。

“我说啊、最近……我常看到一个剃光头的中年男子在街上出没唷。人长的还算和善的……”

据我那长相普通但为人还算是老实的忠实老顾客(喂你才出道多久就有老顾客了啊)是这样说的,只是他的下一句话马上让我用手刀把他快速的打昏。

“只是啊,通常这样的人骨子里卖的是绝对不是什幺好药……、咳噗。”

“唉呀、这位爷又喝醉了呢,呵呵呵呵。”

当然,最后一句话我并没有据实以报给土方知道,因为,就连我自己也怀疑真实信。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证明香奈子所说的话是否属实,要是属实的话……

"要是再放弃机会的话,寻找纲道先生的事很有可能难有进展……此外,我们也让你委屈了半年了啊。"

"土方先生您说的这些话可真是让我感动到痛哭流涕啊啊啊!!"

说着,我故做拭泪的动作,当然这个举动也引得土方的不满。

"再这边假哭什幺!还不快点去做巡视的准备!!"

☆☆☆☆☆☆☆☆☆☆☆☆☆☆☆

"咦?小魅琉也跟来这样不会耽误晚上的侦查?"

"我有先跟土方报备过了。"

"什幺时候土方副长这幺好说话的啊?"

冲田总司用着你和土方之间有奸情的眼神看着我。

"……欸欸欸,少用那眼神看我好吗?我和土方之间只是普通的条件交换而已哪来的奸情啊。"

"喔~那你们交换了什幺条件?"

"……你以为我会这幺轻易的说出口吗?"

"呵呵呵,被识破了呢,小魅琉真不好套话。"

"哼,专心的做你的巡视工作吧。"

由冲田总司担任组长的一番队来到了四条通,而今天巡视的重点虽然只是观察长州那些人的动静,但我想对千鹤大人来说,这久违的外出以及五光十色的京都市区可是充满了刺激啊。

看看她那充满好奇心的目光被京都的繁华所吸引着,连带着走在她身后的我都忍不住会心一笑。

"小魅琉和小千鹤的感情很好呢。"

"……也不是一开始就这幺要好的。"

想起刚开始入宿雪村家的时候,我内心有多幺大的反感。

"是吗,在我眼里看起来,你似乎把小千鹤的安全摆在第一位呢。"

"………。"

我微微侧头看向和我并肩走在一起眼神充满警戒四处张望的冲田总司,这家伙到底想说啥?

"嘛、先不说这个了,你不觉得这里的浪士比前几日还要来的多了吗?"

"看来长州那边果然开始有动作了啊。"

就在我和冲田两人分析目前局势的时候,千鹤大人突然跑了开来。

见状我赶忙喊道:"等等、小千鹤!!"

不过话才说完,我和冲田便被身后队士的怒吼给吸引了过去。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数名队士与浪人们正在四条小桥的桥头那发生了争执。

"交给你处理了,一番队组长。"

没有一刻的迟疑,我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朝千鹤大人前往的方向冲去。

"唉呀呀、这样子挨骂的可是我耶。"

虽然是这样子说,冲田总司丝毫没有想要阻止的意思,转身往朝队士们跑去。

☆☆☆☆☆☆☆☆☆☆

疴、等等,这下麻烦了,千鹤大人居然跑进去那家山崎还有岛田长时间以来一直在监视经营炭火生意的店里……来到了门口,原本想和门外卧底的鱼贩岛田假装是在买鱼实则是问些话的时候,屋里面传来了千鹤大人受到惊吓的尖叫声。

"呀啊。"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直接拔刀冲了进去适时的将那要往千鹤大人劈过去的刀锋给弹了开来。

"你们这些人胆子倒是挺大的嘛。"

居然敢砍我家千鹤,找死啊!!

我用着发出危险白光的刀锋直指着眼前对我们露出凶恶目光宛如下一秒就会冲过来将我们砍杀的男人们。

千鹤抬头望向从外头冲了进来身穿浅蓝色羽织的我以及处理完队士们的争执拿着刀缓缓走进来露出浅浅笑容的冲田总司:"魅琉!还有冲田先生!"

"没事吧小千鹤?!"

我蹲下身将跌坐在地的千鹤大人扶了起来。

"哼、你的运气还真差耶。不过就别种意义而言,这些家伙的运气也很差,还有我也是。"

我了解冲田总司所说的意思,而且我已经可以预见待会回去会遭受到什幺样的对待了。然后,在一番组的队士们一口气冲了进来将他们滴水不漏的包围起来后,那始终稳稳坐在柜台的男子神色才开始变的紧张,站起来和我们相瞪。

"好了,我和千鹤先到外面等你啦。"

我便轻推着千鹤大人挥挥手往外头走去。

"可、可是冲田先生……"

"我说啊,小千鹤,你这样突然跑掉很危险耶!"

"对、对不起。"

知道自己的鲁莽而惹事,千鹤连忙低下头。

"…还有啊,待会回去可是要做好被轰的劈哩哗啦的必死决心啊。"

呵呵、我真的已经可以想像待会的气氛会有多冻结了。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