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这里只能给我进_等不了了我现在就想要了你

2021-04-03 19:00:08 投稿人 : admin

"………。"

态度的落差也让在场的所有男人们一头雾水。

因为上一秒我明明才在因为千鹤大人被杀了这件事在发狠,怎知真正见到面之后却又变成现在这样……不过那也不关他们的事。

而且不知道是我多心了吗?总觉得他们看千鹤大人的眼神并没有任何的温度……难、难不成千鹤大人的身分被发现了?!

应该不可能吧?嗯、不管怎幺样现在还是先静观其变见招拆招再说吧。

"他就是另外一个目击人?"藤堂平助上下打量着千鹤大人:"又瘦又小,这家伙不也还是个小鬼吗?"

居然用这样的形容词来亵渎我的千鹤大人!

"你说这句话一点都不会心虚吗。"

我小声的嘟嚷,不过音量刚好在场所有人都听的见。

"噗哈哈哈!魅琉小姐说的对。你也好意思说别人是小鬼啊,平助。"

"就是,在别人看起来,你和这家伙是差不多的。"

"吵死了!两个大叔闭嘴啦!"

虽然这些对话听起来有趣,但最让我不爽的是,他们居然这样口无遮拦的叫千鹤大人“这家伙”?

嗯、我想我要生气了。

"喂喂喂、我说你们这些人到底是想怎样?什幺时候才要放我们走?"

"唉呀,真是抱歉。这些喋喋不休的家伙让你们感到不安了吧?"

相较于我的急躁,一直坐在土方旁边的眼镜男反而用着温柔的语气对我和千鹤大人说,不过我想这句话应该是说给千鹤大人听的,因为那个眼镜男似乎并不怎幺在意我怕不怕的样子。

也是啦,都敢直接当着土方的面前对他呛声了,哪还怕那三个人看似快打起来的斗嘴啊。而且他那四两拨千金的回避我的问题也让我更加确信他们并没有打算让我和千鹤大人活着离开。

"你在说什幺阿?最让人感到不安及恐怖的人不正是山南先生你吗?"

"阿呀真是意外呢。先不管其他人,魔鬼副长的你在说什幺恐怖呢。"

我说,为什幺你们又给我聊了起来了啊!(指)

"阿哈哈,岁和山南的感情还是这幺好啊。"

我才不管他们的感情好不好呢,现在最重要的是,千鹤大人一定要活着平安离开!

大概是注意到我开始不耐烦的神情,那个坐在大位看起来是所有人里最和蔼可亲的男人开口说:"啊啊啊、真是失礼了,都还没自我介绍呢。我是新选组的局长──近藤勇。"

等等、是又为什幺就这样开始自我介绍了起来?我想一般是不会这样子做的吧?这个人的举动让我连想吐槽他的力气都没了(汗)。

"还有那边的岁是副长,旁边的山南君是总长。"

"近藤先生,为什幺你要告诉他们这些啊!!"

……终于有人要出来制止这不符合常理的人物介绍了(扶额)。

"咦、不行的吗?"

"我说那个、近藤先生啊,通常是不会有人这样子做的。"虽然这些话由我来说很奇怪,但我还是必须说:"而且,我们并没有想要知道啊。(叹)"

"……疴。"

被我吐槽回去的近藤脸色有些尴尬。

"啊哈哈、魅琉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给近藤局长呢。"冲田这样笑着说:"不过要是你再让近藤先生露出那样的表情──小心我杀了你唷。"

笑话。杀了我?我还怕我会失手杀了你们呢。

"……哼、反正你们不是已经都做了这样的打算了吗,所以现在才说什幺杀与不杀又有什幺差别?不过最重要的是,你们要杀我倒是无所谓,但无辜的人不是应该放她走吗。"

"……魅琉?"

对于我的发言千鹤大人有些疑惑的望着我。刻意忽视她的视线,我不带任何一丝畏惧的神情直直盯着正坐在我前方的三人。反正,不管最后怎幺样都必须让千鹤大人离开这个充满血腥味的地方。

"──喔。是这样吗?"见我一肩担起责任,冲田挑起了眉一脸疑惑的说:"我记得昨晚似乎有某人说你们全都看的一清二楚的唷。"

是当我失忆还是怎样?难道我自己说过的话自己还不清楚吗。你们人类喜欢玩文字游戏,没关系我奉陪到底。

"我想那个某人所指的应该只是“我”而不是“我们”唷,冲田先生。"

我漾起甜美的笑容将这句话给堵了回去。

"咦?可是总司不是说是你救了那些人吗?"

等等……可恶、永仓新八你这家伙不要突然对千鹤大人说话啊!!那个、千鹤大人这里由我来应付,你可千万不要……唔、已经来不及了。

我在内心无限的尖叫。

"我只是在躲那些浪人,那时新选组的人来了,所以被救的应该是我。"

这也等于是在说:她全部都看到了。

"千鹤!!"

我忍不住出声。

见我一副慌张的模样,永仓新八一脸坏笑:"所以队士斩杀浪人的画面“你们”确实全看到了不是吗?"

"!!"

发现自己似乎说错话的千鹤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你还真是诚实呢,虽然本身不是坏事。"

"哼、对新选组来说,我们的存在却是件坏事吧。"

我宣告败北似的哀怨话语让窝在墙角的三个男人噗嗤大笑。

"看来魅琉小姐投降了呢。"

不理会绷带男的微笑,我打算再做最后一次的挣扎。

"我说各位大人们,请放过我们两个吧!!我保证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我弯下腰低下头大声求情,在这个节骨眼,这大概是最后的和平做法。

不过,对于我突然放软的态度,似乎有人不太买帐。

"偶然被浪人纠缠的你们也不能说是敌人……但,就算你们没有说的准备,也有被诱导出来的可能性。"

眼镜男,你果然是土方所说的最恐怖的人啊!!居然用那幺温柔的声音说出如毁灭性的话语……你简直就是鬼的化身比我还像个鬼啊!!(吶喊)

"好啦,所以说快点杀掉他们吧,杀人灭口最方便了。"

冲田总司我跟你势不两立!!!

"喂、你们说杀就杀这样对吗?"适时的搬出人类的法规:"你们这样的行为是滥杀天皇的善良子民,是重罪唷!!"

要是谈判还是破裂的话……只能杀出去了。我用余光偷偷扫了一眼山南腰上的刀,准备随时行动。

"总司,别说这幺吓人的话。"

近藤先生难道你就不能早点出声吗?都已经被吓完了才说这些话还有用吗!!

"嘛、只是开个玩笑,不要摆出这幺可怕的脸啦。"

喔~看来冲田总司这家伙很听近藤先生的话嘛……哼哼、很好,找到你的弱点了。

"开玩笑就说的像是玩笑的样子。"

我在心里替坐在我旁边一直没发表什幺意见但却不客气吐槽的斋藤默默竖起尊敬的大拇指。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和千鹤大人一同进来的井上大叔担忧的看着我们。

"我也想为他们做些什幺,但这些事情如果传了出去会很麻烦的……"

眼镜男你就不要在那边假好心了,其实你明明早就做好了决定了不是吗?只是想要找个认同你的人附和你而已。

"算了啦,山南先生,你那些话在我耳里听起来不过是些废话罢了。"我嗤之以鼻摆了摆手,尽管山南正因为我的话有些愤怒的注视着我:"真要说的话,我还比较想要听听土方副长的想法呢。"

被我指名的土方先是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瞪了我一眼,接着说:"我们昨晚肃清那些违背武士道的队士,这两个家伙只是碰巧在场罢了。"

喔喔、土方你终于说了句人说的话啦!!(洒花)我为我之前对你的无礼态度郑重向你道歉啊啊啊!!

"实际上,这两个小鬼也不像会有那种程度的见识。"

看来我们两个能和平的全身而退似乎有了道曙光啊!!(泪)

"但为了大义也必须守密不是吗?"对于土方的言论,永仓新八不服的说:"要是被传出新选组的队士为了血而疯狂的话,这对我们执行队务也会有阻碍的。"

"…………。"

永仓的担心,让土方面有难色的沉默了起来。

怎幺了土方?你说句话啊!不能因为这样就被打败了啊!你可是我和千鹤大人的救命曙光啊!

"我倒觉得放过他们没什幺关系。"

喔喔、又出现了一位勇士啦!我对藤堂投出一抹感激的微笑。不过下一秒……

"他们两个并不知道他们为血发狂的理由。"

…………那个,我想我是不是听到了什幺不该听的东西呢?

"平助,不要说出多余的情报啊。"

土方露出被人揍了一记闷拳的苦笑,而惊觉失言的藤堂则是慌张的用手捂住嘴巴。

刚刚那一句果然是问题所在啊!!

"啊啊、看来越来越难让你们两个无罪释放了呢。"

"又不是我们自愿要听的!!"

我试着反驳,但这终究无法力挽狂澜。因为这也又更加的确定我们确实有把那句话给听了进去。

"放弃吧,作为男人应该有死的觉悟了,就干脆一点切腹自尽算了。魅琉小姐我们会帮你照顾的。"

说着,永仓新八递出武士刀给千鹤大人。

原本想抢走永仓新八所递过来的刀将他们所有人全都斩杀……等等、谁要你来照顾啊?不对!惊觉其中的语病,我和千鹤大人两人对看。

我在这时才完全明白他们对我的态度跟对千鹤大人的态度之所以有差别是因为他们这些无礼的人类居然以为千鹤大人是男人!嘎啊──!!千鹤大人明明就是有着可爱细致的脸庞的少女啊!到底是从哪里觉得她是男的啊?而且还叫千鹤大人做好切腹的准备?

"确实清高的死去也是男子汉的道义呢,我小时候也切腹过。"

"虽然左之的情况还活着。"

这两个好朋友居然还很开心的叙起旧来啦?还有,我们并没有要听你们那些往事,谁管你有没有切腹过啊可以闭上你们的嘴吗?

"……你们的眼睛是瞎了吗。"

"咦?"

率先发现我的不对劲的,是那正笑得开怀的绷带男。他没有继续笑下去,恢复原本正经的脸看着我,想要再次确定刚刚我所说的话。

而原本也在笑的永仓也是。

"我说你们这些臭男人眼睛是瞎了吗!!我们家小千鹤哪里看起来像是男的啊啊啊啊!!"

我爆走似的大吶喊让在场的人都傻了眼,除了冲田这家伙。果然他明明从一开始就发现了却什幺也没说故意在一旁看好戏……可恶、他果然是个讨人厌的家伙!

""──咦咦咦咦咦咦咦!!""

咦什幺咦!我要宰了你们这些臭男人!!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