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的粗大满足了我:实习护士让我

2021-02-01 19:08:40 投稿人 : admin

       下课的铃声响起,伊姬背着书包,走出课室,走下楼梯。

       忽然一阵警钟声急起,她惊慌四望,火警?

       足下的楼梯骤然变成了直直的滑梯,她直摔下去,忍不住尖叫。九曲十八弯的滑梯不知通往何处,只知转了好几个弯,转得她头昏眼花。等停下后,她发现自己已掉进了比赛预备室里,直接躺在虚拟船仓,四肢顿时被冒出的手铐困住了行动。

       而四只机器手臂从中伸出,替她戴上头盔,穿戴上保护衣,不久她便昏迷了过去,意识直接到达了另一个空间。

       耳边传来机械女声:“第二场比赛突击开始,你们要找到自己的同伴,时间为四十八小时之内,如限时寻获不及,直接淘汰。现在,开始——”

       伊姬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安工一图书馆里。

       听闻这里是由全球富豪榜排名十名之内的富豪兴建的,并且采用他们的名字命名。一眼望去,满室皆是欧洲宫廷式的复古花纹,琳琅满目的书架用色典雅。

而墙壁、天花板和地上到处装饰着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不但墙壁是镀金的,连纯白色的大柱子围绕的花边也是镀金,闪闪发亮。

       她爬起身,面前立刻出现了透明的荧屏,画面上是宁寒雨笑得格外耀眼的面容。

     “看来,我要寻找的同伴就是那个淫棍。”

       伊姬弯起嘴角,轻叹了一口气。

       她四处寻找出口,走入一排密密麻麻的书架,几枚飞镖猝然从书架的空隙冒出,恰好她足下一滑,踩了一本滑面的书本,不慎往后摔倒,恰恰避开了攻击。

     “好痛!”伊姬摔得四脚朝天,尤其是屁股,简直重伤。

       怎料,灾难未结束,一排排飞镖继续冒出,她吓得花容失色,快步疾跑,直呼道:“停下!停下!快停下!”

       她知道自己是声音的异能者,企图挡住攻击!可惜,她的声音只对生物有效用,死物却毫无作用。而且,她还是未为成熟的异能者,能力时好时坏,根本难以和敌人交手。

       飞镖好像长了眼睛似的,直追她过去,任凭她怎样闪避,依旧有无数的飞镖冒出。猛然一个转圈,发现前面无路可逃,只有一面墙壁,她瞪大眼睛,抱着头快速蹲下,飞镖从她头上飞过,直插入墙壁。

转身回头,还有几枚飞镖直飞而来,她紧闭双目,今次死定了!

       身体突然被人凌空扛起,张目一看,视野颠倒,她发现来人身穿的是墨绿色长袖夹克,立刻认出对方是谁。瑟东方身手敏捷,即使扛上一个她,动作也没有丝毫凝滞,他从口袋掏出暗器,直接向飞镖砸去,两者在空中相会,飞镖被击下,跌撒在地上。

       伊姬匆忙中,抬头望去,才发现刚才的暗器是花生米?

       只见花生米飞射至地上,依旧不停旋转。伊姬顿时满头黑线,这里到底是异能者学院,还是武林会场啊?为什么每一个学生几乎都身怀绝技?

       即使瑟东方出手护她,杀手依旧不放弃,几缕钢铁丝线从飞镖生出,直接向他们袭去。

       瑟东方再次跳跃避开,倒挂在天花上。伊姬感觉胃里翻腾,差点将今天的早餐吐出!

       忽然感觉双腿凉凉的,扭头看去,才知因瑟东方跳跃速度如风,导致她的裙子被吹翻了起来,她面如火烧,尖叫起来,“快放下我!快放下我!听到没有!快放下我!”

       任凭她怎样尖叫,吶喊,捶打,瑟东方依旧不为所动,他跃至某个书架前,拉下一本书,机关立刻开启,书架反转,现出另一个空间。瑟东方窜溜进去,怎料足下徒然生出一个黑洞,二人立刻掉入。

       伊姬落至半空,内心暗叹,又要去哪里啊?

       而瑟东方伸出长臂搂紧了她,护住她的脑袋。伊姬感觉他的体温十分低,冷如寒冰,不禁一缩。

       不过,想起他对自己也有救命之恩,初见之时,被其追杀的厌恶顿时下降。

       蓝天突然生出黑洞,二人从中跌出,直摔下去。

       恰好他们跌落至百年老树的树顶上,千钧一发之间,卡住在树丫之上。

他们摔得乱七八糟,衣服不但凌乱,也被树枝割破了不少,尤其是伊姬一只脚卡在树枝上,再次倒挂了。

       她看见自己的手机从裙袋滑下,跌入了身下的沼泽,哀叫起来。手舞足蹈之间,差点连人也摔下去,幸好瑟东方拉住了她的裙子。

     “瑟东方,你什么都别看!知不知道?”她脸色涨红,被瑟东方捉住放回树干上,依旧羞愧不已,“你看到了什么?”

       瑟东方瞟了她一眼,“白色。”

       伊姬顿时像被雷劈中,哑口无言,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你——”

       瑟东方将树上的果子摘下,往下扔出,果子跌入臭气熏天的沼泽,立刻被不知名的生物吞噬得一干二净。

       伊姬脸色一青,刚才自己差点尸骨无存!

       瑟东方不理会她,直径捉住一条长长的绿藤蔓,借力飞跃过这一大片沼泽。他转身回眸,将绿藤抛扔给她,出声道:“过来。”

       伊姬捉住藤蔓,直摇头,“做不到,我又不是女泰山!又不像你们!摔下去我会死掉的!”

       瑟东方沉静看着她,“这不像你。”

       伊姬听不清楚,“你说什么?”

       瑟东方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过来,相信我。”

       伊姬吞吞口水,看了足下冒泡的沼泽。死就死吧!如果……大不了就去天上陪湛云。湛云,我不是有意寻死的,如果我保护不好自己,你不要怪我啊。

       伊姬捉住藤蔓,闭目飞身过去,飞到一半的时候,藤蔓却猝然断了。她再次尖叫,瑟东方拆下腰间的皮带,犹如有生命的蛇,卷住了伊姬,将她救下。可惜,搂住她的时候,瑟东方忽觉脚丫一痛,猝然失去平衡,往后倾倒。

危险之际,他推开了伊姬,独留伊姬在树上。瑟东方从大树上摔下,滚落下坡,中途还被捕兽器抓伤了左手,他闷痛不出声,只是蹙紧眉心,直直滚入了一个大洞,浑身的骨头差点摔断。

       等他恢复过来意识,才发现伊姬在上方俯视他。她脸露担忧,小脸乌黑,衣服破破烂烂,浑身沾上了草屑和荆棘,看来她来寻自己的路上吃了不少苦头。

       再望向她身后的天空,此时夕阳西下,一片橘黄,看来自己已昏迷很长时间了。

       伊姬朝他大喊:“你没事吧?”她指了指大洞边缘的绳子,“将绳子绑在你的身上,我拉你上来。”

       瑟东方犹豫不决,即使他不肥胖,但他好歹是一个一米八五的大男人,还七十五公斤,她那小身板怎样拉他上去?

       伊姬微笑道:“相信我。”

       瑟东方一愣,向来冷静的双目闪过一丝笑意,竟然用他的话回敬?

       他将绳子绑在腰间,伊姬立刻用力拉扯,忽然力量爆发,直接将他拉扯了上去。瑟东方躺在地上,发觉四周堆满了小动物,有小鸟、兔子、野狗……还有一头超级庞大的大象,象鼻还缠住绳子……

       瑟东方心里一动,原来……是大象。

       伊姬触及他的目光,腼腆一笑,手指骚了几下脸颊,“幸好我的异能突然有效。”

       她面向小动物,对他们说道:“谢谢你们的帮忙啊。”

       一群动物蹦蹦跳跳起来,反应不一。大象长鸣一声,直接用长鼻子将他们卷住,放在背上。

       伊姬抱住大象,笑道:“太棒了!你真好!”大象似乎很高兴她的称赞,再响亮叫了几声。

       伊姬回眸一看,才发现瑟东方伤势严重,尤其是脚丫,插上了一枚飞镖,黑血满满。

     “这飞镖有毒!”伊姬惊呼,发现瑟东方的唇部也呈深紫色。

       瑟东方从怀里掏出药瓶,将药粉撒在脚丫上。伊姬见不过他的笨手笨手,替他上药,同时将他掏出另一瓶的解药喂他吃上。

       清风轻轻拂过耳边,伊姬忽然从风中听到宁寒雨的呼唤。

     “小野猫,我似乎在风声中听到你的声音,看来你应该在附近,告诉我你在哪里?”

伊姬不知身在何处,只好形容一下四周的景物,然后吩咐大象停下。骤然间一阵狂风卷起,宁寒雨从身后抱住她,笑嘻嘻道:“小野猫,终于找到你了。”

       此时,透明荧屏也闪出,机械女声宣称道:“伊姬和宁雨选手已完成比赛,恭喜。”

       宁寒雨高兴不已,紧抱住伊姬,用力在她脸上吻了一口,“太好了!看来我们是第一对完成比赛。小野猫,别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喔。”

       伊姬瞪看他一眼,脸色通红,却挣扎不开他的纠缠。

       这家伙,永远乘机吃她豆腐!她偷瞄一下瑟东方的反应,只见他依旧脸色沉静。

     “现在就兑现你的承诺,快告诉我,快告诉。”宁寒雨催促道。

       伊姬断然拒绝,“不行,等回去以后再告诉你。现在瑟东方有伤在身,他还没有完成比赛,我不能撇下他。”

       当天伊姬重遇范微唯,被打至重伤。后来醒后,宁寒雨直接向她深情告白,她几乎没有犹豫,当下拒绝。宁寒雨不肯死心,追问理由。伊姬只好告诉他,心里早已有人了。宁寒雨却要她告诉他,属于他们两人的过去。

     “老子从来都没有输过,我要知道自己输的原因。我到底有什么不及他?如果不能让我心服口服,我是不会放弃的。”

       在医务室,逆光的窗边,宁寒雨坐在她的床前,脸容异常认真,手里把玩着她的头发,“而且,如果他真的这么爱你的话,为什么他现在不在你身边,任由你独自前来就读这间危险的学校?”

       伊姬心里骤然剧痛,只能忍痛告诉他,湛云的去世。

       宁寒雨用奇怪的目光盯看她,“你真的确认他已经去世?”

       伊姬闭上双目,脑海浮现在医院停尸房所见的景象,血肉模糊的尸体,手里依旧握紧将要送给她的蓝色妖姬。

       ……

       宁寒雨嘟嘴,“为什么你要照顾这块冰?”

     “他为我受伤,我不能置之不理。”伊姬不要肯退让,与他争吵起来。忽然间瑟东方出声道:“不用,我已完成比赛。”说时迟,那时快,透明荧屏又再闪出,机械女声宣出结果。

      伊姬和宁寒雨不明,面面相觑。

      宁寒雨干笑道:“你什么时候完成比赛?”

      只见瑟东方伸手一指,附近的莲花池里浮现一具女尸,凝神看去,只见那容貌是如此地熟悉……繁花和服……纸伞……

      伊姬摀住嘴巴,是心芯!到底是谁杀了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