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戚交换玩美妇小说:和娘在玉米地故事

2021-02-01 19:08:39 投稿人 : admin

       一位身穿白底粉红公主装泡泡裙的少女,扶着树干走出。她脸容甜美,眼眸戴上放大瞳孔的紫色隐形眼镜,白皙的脖子上戴了一条精致的水晶炼子,脚下是白色高筒马靴,整个人清纯可爱。

       清风吹拂而过,那头咖啡微卷的长发,随风而飘,几缕垂流在脸颊的发丝更显妩媚。

       她甜甜一笑,“亲爱的主音,你应该没有将我忘记吧?”

       伊姬脸色苍白,嘴唇欲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空气中飘来淡淡的蜂蜜香气,那是属于少女独特的标志,这么多年,范微唯依旧没有变……

       伊姬曾经因为叔叔家的虐待,终于忍受不住而离家出走,然后在街头流浪,后来与一群喜欢流浪在外的女生为伍。当时她几乎学会了吸烟喝酒等不良的习惯,更认识了范微唯和心芯她们……

       她们是损友,是伙伴,是被城市遗忘的人,有着相同的孤单寂寥,同时也有着相同的愤怒俗世。

       范微唯撩起发丝玩弄,“我可是日日夜夜都想你喔~”徒然伸出左手,晶莹的水晶甲猝然爆裂,疯狂生长起来,直击而去。

       宁寒雨企图相救,举手唤风,却被一道暗器击中,手掌顿时麻痹疼痛,低头望去,才发觉只是一块小石子。只见小石子夹在大石中,深入三寸,可见发射之人功力深厚。

       一道黑影从丛林中窜出,立于地上,朗声道:“你的对手,是我。”

       宁寒雨急呼:“瑟东方,我们从来河水不犯井水,你别多管闲事。”

        瑟东方脸容冷如冰霜,一语不出,只顾出手攻击。无奈之下,宁寒雨只得防卫反击,但他心里挂念伊姬,出招不专心,渐处于下风。

       而伊姬虽险避过攻击,额头却被削了一大半,登时鲜血淋漓,蒙住了双目。她按住了伤口,可是流血速度依旧不减,疼得她咬牙嘶声。

       而此时,还有两道长发骤然直飞而来,卷缠住她的四肢,按住了她。伊姬心里大惊,侧头望去,只见另一位少女站在树后。少女姿色平庸,但是气息出众,卓越多姿。

       她身穿繁花和服,举着纸伞,瞪视伊姬,“你背叛我们,是时候还债了。”

     “心芯!?”伊姬胸中酸涩,大喊道:“听我解释,我不是有意的!那个时候,你知道我最重要的人离开了我,我无法发声……才会……”

     “别听这背叛者的话!你别忘记,我们的梦想都是这个贱人摧毁了!”范微唯指向伊姬,高声喊道:“如果不         是她将我们遗留在舞台上,自己逃掉,我们也不会受到如此巨大的羞辱!”

       范微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当时伊姬站在舞台上,握住麦克风无法发声,她脸色铁青,立刻扔下麦克风,逃离现场,任由她们怎样呼喊,也挽留不住她。她也好一走就一了百了,从此销声匿迹。但留在舞台上的她们却被观众怒骂,砸荧光棒、水瓶、灯牌……

       由于失去了主音,她们即使换了合作的伙伴,歌迷也愤怒不满,对她们的支持也每越下降,最后,她们只能被逼退出演艺圈。

     “都是你!要不是你,我们就不会变成人气没落,被歌迷讨厌的歌星!也不会变得连其他娱乐公司也不要!”         心芯眼瞳一收缩,缠住伊姬的头发变得更加紧箍,她的四肢都快要被捏断了。

       心芯脸容狰狞,“你欠我们的债,再多血也还不了!我们不像果果,可以在你背叛后,依旧死心塌地地跟着你。”

       伊姬胸口痛得撕心裂肺,亚洲曾经最着名的少女团体——《Blue rose》,是她曾经最美好的回忆,和团员每天跑步练气、发声、训练呼吸……

        多少次午夜梦回,她醒来后,都深感愧疚难当,哀愁遗憾。

      “是啊!你欠我们的债是怎样也还不了的,不过我还是要一笔一笔地跟你算!”范微唯走上跟前,向伊姬脸上吐痰,再撩起裙摆,举腿横扫她的脑袋,动作毫不停滞,一气呵成。

       她抓起伊姬额上的头发,疼痛让伊姬闷痛出声。范微唯低低而笑,尖利的指甲轻抚过她眼睛、鼻子、唇瓣……

      “就是这张绝美的脸容……让湛云爱上你吧……”范微唯心中恨意难消,明明是她先遇上湛云的,但是却被这贱人后来居上。“如果这张脸花了,你还有本钱去勾引男人吗?”

       指甲猝然变成锋利的匕首,狠狠地陷入伊姬的肌肤,企图将她整张脸皮割下,伊姬大喊尖叫,剧痛让她登时昏厥了过去。

        宁寒雨正在恶战,瞥见这等情景,心痛怒愤,骤然卷起疯风袭击敌人而去。怎料,瑟东方早有防备,登时雷鸣劈来,两道巨大的力量相触抵消,化为虚无。

       四周立刻烟雾四起,迷惑了双目,等消散后,只见瑟东方降落在树顶上,神色冷峻,“这点技能,对我无用。”

       宁寒雨说道:“瑟东方,你身为学校的风纪,应该维持治安。怎能允许她们私下欺凌?”

       瑟东方沉默不语。

       宁寒雨追问:“她们到底给你什么好处?钱?女人?珠宝?”宁寒雨大喊,“我能给你三倍,只要你别妨碍我。”

       瑟东方依旧不语,举起雷电球,直发而去。

       宁寒雨咬牙痛恨,用尽全力反击。

       两人皆是三等徽章的学生,能力本是不分伯仲,此时也是打的难分难解。

 

       而本来已昏过去的伊姬,却被范微唯用伸长指甲勾来的水桶浇醒来。范微唯将她的头发往后拉扯,伊姬再一次吃痛惨叫,连森林里的雀鸟也惊而飞散,但听在范微唯的耳里却是最好听的歌曲。

      “我们还没有玩完,你怎能昏过去呢?”范微唯伸出指甲,直插伊姬的双目而去,直接将伊姬的眼睛剜去。伊          姬痛得浑身痉挛,躺地翻滚。

      “痛吗?”范微唯哈哈大笑,然后指向自己的心脏,“我这里很痛,一直都很痛。要不是你,湛云也不会死,我心中最爱的湛云也不会死!”

       当年范微唯在八岁时,参加派对。她第一次见到湛云,惊叹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完美的男生存在!无论气质容貌彷若天神降临!让人一见难忘!

       虽然在相见他之前,她已经听过很多有关湛运的传说。湛云不但是湛氏集团的贵公子,而且还是一位天才少年。小小年纪,琴棋书画,十八般武艺样样皆通。在学校不但是老师的宠儿,在比赛中也是常胜军。

几乎是第一眼,她就被她吸引住了。在大厅上,弹奏钢琴的湛云是如此地风度翩翩,耀眼夺目!从此只要有他的地方,她都想尽办法去。

       他不是参加很多才艺比赛吗?她也跑去参加,获奖与否,没有关系,只要能够远远看他一眼就好了。听闻他就读德智学院的小学部,她拉着爸爸的手,苦苦哀求,让她转学过去。

       他虽然是多么的遥不可及,但是她总是凭着自己的努力去拉近距离。

 

      “可惜,我多么爱他!他一点也不知道!他的目光从来都不曾看向我……”范微唯举脚踩在伊姬的背上,伊姬再次呻吟,但是声线微弱,犹如频死的鱼儿。

      “尤其你出现后,他的眼里心里只有你,半点也看不到我。我到底有什么不如你?没你漂亮吗?没你聪明吗?没你那么会哄人吗?”

       范微唯状如巅狗,拿起伊姬的手就咬,直接将一块肉咬掉,口里鲜血淋漓。一旁的心芯惊吓过度,松开了头发,伊姬虽重获自由,但却又再一次不省人事。

       范微唯不让她昏过去,直接按住印堂和神庭的穴道,让伊姬转醒,企图将伊姬剥皮抽筋。

       叼着烟的范海突然从林中冒出,他扔出一块小石子,直接点住了范微唯的穴道,让她禁止不动,然后走上前,用手触她的肩旁,范微唯感觉身体的力量迅速被抽走,大惊道:“哥哥!你在干什么?快松手!”

“在学校里,我是你的导师,别叫我哥!还有,这是对你的惩罚,四十八小时内,你不能使用异能。”

       范海手指夹着烟,吸收完范微唯的力量后,对着正在对打的二人说道:“再打下去,我就要将你们禁进黑房,面壁思过。”

       宁寒雨和瑟东方顿时停手,只听范海再次补充道:“你们两人记一次大过,再写一万字的悔过书。”然后,范海看向站在一旁的心芯,“你也是。”

       心芯呆若木鸡,只顾得点点头。

       而范微唯侧大吼大闹,范海视若无睹,直接越过她,走向伊姬。此时,宁寒雨早已飞扑而来,将伊姬抱在怀里。他手指颤抖,心里恐惧自责,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没能保护她,让她受到如此巨大的伤害!

范海牵起伊姬的手,闭目凝神,伊姬身上立刻发出一道银光,等银光消退后,伊姬身上的伤口已经完好如初。

       宁寒雨心里吃惊,早就听闻范海的异能是无效化,能够将所有的异能者的力量吸收,化为虚无,想不到他还有治疗的能力。

     “你将她带到医务室吧。”范海站起,抱起范微唯离开。瑟东方和心芯自动跟随而去。

        而剩下的宁寒雨则小心翼翼地抱起伊姬,生怕弄痛她。

        伊姬神志不清,朦胧之中,微微打开眼睛,看着宁寒雨的脸容,将他与另一个处在她记忆深处的人重叠起来,她泪水模糊,轻声道:“对不起……要不是我的任性,让你在……演唱会开场前跑去……买蓝色妖姬……你也不会被……车……”

        话语未完,伊姬就彻底地昏迷过去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