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男女:50岁的女人真好插

2021-02-01 19:08:36 投稿人 : admin

      是他们!迄未,夜君和黄骁勇。

      伊姬一眼就认出他们是第一天入学时遇上的怪人。

      宁寒雨低头凝望着她粉嫩的脖子,黑眸隐若升起一丝红色的猩红,透出那层薄薄的皮肤,可见那青色的血脉有滚烫、甜蜜、诱人的香气溢出。

       他口中徒然有獠牙长出,紧握拳头,咬唇,硬是压抑心底翻腾的欲望。他神色痛苦,故作平静,强自专心呼唤出异能,二人足下泛起旋风,可是稍纵即逝,他摀住胸口,嘴里吐出腥血,喷洒在伊姬的头上。

      伊姬意识到他的不适,蓦然回眸,神色惊愕扶住他的胳膊,任由他的头搁在她的肩旁上。

    “无赖!你怎么了?”

    “能得到肥野猫的关心,真是死而无憾啊。”宁寒雨气息微弱,笑容依旧灿烂。眼见室内三人已发现他们所在,他捉紧伊姬的手腕,不理胸口的胀痛,再一次强硬施展异能,旋风在足下猝然而起,飞沙走石间已不见踪影。

临消失前,宁寒雨鼓足声浪,在空中放话,声音传至千里之外。

     “如能替我杀死玉公子,我就赏你们黄金千万,一言既出,限期不设。我以黑道“寒玉堂”首领寒侯汉义子的名义起誓。”

 

 

       二人被旋风卷走,骤然在半空中坠下,伊姬尖叫捉住宁寒雨的身躯,惶恐失措。哗啦一声,水花四起,齐齐跌入了学院里有名的海皇星游泳池里。

       伊姬不熟水性,不停的扑腾。宁寒雨勉强维持清醒,捉住她的胳膊,将其拉回上岸。

       两人气喘呼呼,全身湿透。

       宁寒雨背上泛起一片鲜红,血液冒出,滴落地上。

       伊姬触目惊心,急问:“你那里受伤了?”手掌触地,举起一看,只见鲜红欲滴。她慌张起身,“我去找医生!”

       宁寒雨气息微弱,回答:“你忘了?这里是虚拟世界,没有医生。”

       伊姬停足回头,跪在他身旁,神情怆惶,“那该怎么办?”

     “小野猫帮我一个忙吧?”宁寒雨双手撑地,双腿跪地,浑身散发危险的气息。

     “你要我做什——”

       话语未完,宁寒雨猝然回头,双目赤红,獠牙暴露,彷若一头野兽盯看垂死的猎物。伊姬吃惊大叫,跌倒在地,连忙后退。

       宁寒雨转瞬间彷若变了另一个人,直扑而去,施展旋风,化为鞭子,箍紧伊姬四肢,将她钉在地上,不得动弹。他张开獠牙,直咬伊姬的脖子,血液溢出,香气扑鼻,令他意乱情迷,醉心品尝。

       伊姬神智逐渐迷失,像破碎的娃娃任其摆弄,耳边只有贪婪的吞咽声。

       不知何时,她堕入了无尽黑暗,不醒人事。

       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枕在宁寒雨的肩上,被他紧搂在怀里,那张清秀俊颜近在咫尺,让她不禁心生一跳。

       伊姬企图起身,但是浑身软绵绵,一点力气也没有。宁寒雨张开双目,侧头看向她,扬嘴一笑,“醒了?”

       伊姬一愣,旋即叫道:“放开我。”

       宁寒雨置若罔闻,直直盯着她看,半响,翻身压下,灼热的唇立刻覆盖上她的双唇,双手在她的身上游移。伊姬错愕之间,被那霸道的舌尖撬起唇瓣,长驱直入,攻城战地,口腔间混合着芬芳与腥血。

       她毫无反抗能力,任由对方为所欲为,泪珠滚下,深感耻辱。

       宁寒雨终于停止了下来,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边混合泪水的鲜血,眼底情欲未退。他伸出修长的指尖,抹去伊姬被咬破的唇边,一抹鲜红犹如最美的口红,点缀那双唇。

      “干嘛哭?我只是替你恢复力气而已。”宁汉雨用手拭擦她眼角的泪水,再次放入唇里品尝,有点咸咸的味道。

       伊姬怔愣,随后起身,发现浑身的力气恢复了不少。

     “我的唾液是治疗圣品哦。”宁寒雨双手枕头,仰望星空,嘴角的笑意不减。他瞟了一眼伊姬,拉她一起躺下。伊姬躺在地上,昏迷前的记忆涌起,心生惊恐,翻身背对他,拉开了距离。

       宁寒雨凑近,伸手插入她的发间,感觉她身体一僵,随后放开了发丝。

     “不要当我是洪水猛兽好不好?我要不是受伤太重,也不会将你当作点心。平常的我,是很自禁的啊!”

     “你到底是什么人?”伊姬难以抹去脑海中的景象,那双赤红的双目和尖锐的獠牙,还有獠牙插入身体时的感觉……

       她浑身颤抖,抱住身躯,寒意流淌在四肢百骸。

     “我就是一名帅哥啊!走在路上的回头率——”

     “别跟我来这一套!”伊姬腾身站起,忽感头晕目眩,立刻被宁寒雨扶住。

     “你刚失血过多,动作别这么激烈。”

     “我这样子是谁害的?”伊姬推开他,转身往游泳池的出口走去。

       宁寒雨追上前,拉过她,双手架在她的肩上之处,将她困在墙壁里,神色是从来未见的认真凝重,“你不是想要知道我是什么吗?”

       手勾住她的下颚,触感细腻软滑,宁寒雨思绪彷若飘到遥远的过去,神色复杂,沙哑的低声道:“我是吸血鬼和使风异能者的混血儿。”

       伊姬一惊,脑袋停止了运作。

     “怎么一脸错愕?你不是很奇怪,我刚才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这就是答案。”宁寒雨虽然在笑,但是笑意并未落至眼底。

     “我可是那一群富人最爱的混血儿啊。他们千方百计在这学校进行后代的遴选,不就是想要生下像我一样强的后代么?”

      “难道你父亲将你送来这里——”

      “没错,他想要更强的孙子,想要我胜出比赛,娶一位异能老婆。”

      “可是……我听说,就算和异能者交配,也只有50%机会诞下一名异能者,不是百分之一百的可能。”伊姬并没有忘记范害曾经说过的话,听说那些富裕家境人士为了身份象征,为了权力,为了优良的后代,所以通常都排队轮候与从毕业时第一名的异能者相亲,就像买名贵的纯血狗狗来养育的道理一样,他们希望自己的儿子和女儿能够和异能者结合。

       而比赛胜利的异能者,有权利从同学或者贵族中挑选心仪的对象,而被挑选中的对象并没有拒绝的权利。

就像上一届比赛的优胜者是一位贵族千金的异能者,她看上了范海,直接与之成婚。

宁寒雨幽幽地看向她,“就算诞生是普通的人类,但是平均的寿命也比一般人多出三至四十年命。算起来,这种婚姻还是很划算的,不是吗?”

      “什么划算?婚姻不是买卖!应该和喜欢的人结合!”

       宁寒雨笑了笑,“你干嘛这么激动?有什么奇怪?现在就算不是选异能者,家里也会选出一位家世学历样貌与我匹配的人啊。”

     “你就不会反抗吗?”伊姬紧捉他的衣领,“你又不是牛羊猪,交配只为了繁殖!你是人!你有心,有情感!怎能任由他们摆布?”

       宁寒雨抚上她的手,“傻野猫……自由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的。”

       伊姬目光悲伤看着他,他到底是用怎样的心情来学校呢?

       宁寒雨用手摀住她的双眼,语气轻盈,“不要用这种目光看我,我不需要女人的同情。我可是心甘情愿来这里挑选对象的。”

       伊姬心痛凄苦,眼睫毛轻轻颤抖,慢慢地拉下他的手,抚上他脸上的刺青,那个“宁”字,一刀一笔,彷佛血淋淋地砍在她的心上。这个是宁寒雨的标志,也是困住他自由的锁链,他不属于自己,只属于家族……

宁寒雨心生一叹,内心好像有什么滋长出来了,情不自禁地将她拥入怀里,伊姬一惊,挣扎起来。他哀求道:“就这样……一阵子,拜托。”

       放弃了挣扎,伊姬语气还有些哽咽,“你刚才说……那什么玉公子?为什么要叫那三人去杀他”

     “那是我的宿敌——”宁寒雨眼神骤然冰冷,咬牙道:“要不是他,我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你的伤不是他们三人……”

     “凭他们的三脚猫功夫怎能伤我?他们只是乘人之危,见我被玉公子打伤了,就追击我。”

     “就算你用钱去收买,但是他们真的会乖乖听你的话去对付玉公子?”

     “你新来,不懂他们的个性,我可是对他们一清二楚,有钱使得鬼推磨。即使打不赢玉公子那家伙,他们三个笨蛋也会去为难对方。”

      “……”伊姬真想嘲弄他的幼稚,忽闻远处传来震耳欲聋的叫喊声。

      “伊姬,如果不想你的朋友受伤,现在立刻出现我面前。”

        宁寒雨放开了她,两人立刻循声疾去,从这里天台上面的游泳池望去,只见西翼的教学楼,果果被绑住在半空。巴特拿着刀子,对准绳子,隔空扬声道:“伊姬,你再不出现,你的朋友就会粉身碎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