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老妈醉成这样

2021-02-01 19:08:34 投稿人 : admin

例行的团练一如往常进行着,

 

只有一点稍微不一样的地方是今天晚上参加的学妹变多了。

 

至于为什么变多......

 

“两人一组,摔技练习,学长姐带学弟妹。”

“晓澄学长!请问可以跟你一组吗”

“啊!我也想跟晓澄学长一组!”

“我也想要我也想要!晓澄学长选我!”

学妹们突然簇拥到温晓澄面前,久久来一次练习的温保育类吓得后退三步,一边说着等等等你们冷静点,一边朝隔壁的郑海发射求救讯号,

 

郑有点吃味保育类饲养员海选择眼睛业障重假装看不见。

 

“抱歉啊!我其实因为比较少来练习,我也是被带的那一个,郑学长是我的搭档,所以你们还是去找其他人吧。”

脸上挂着不失礼貌的笑容,扯过郑某人的袖子把人拉过来自己身旁,踮起脚勾住对方的脖子往下拉,温晓澄拒绝了所有人的热情邀请,顺带偷偷踩了一脚郑海,

 

让你无视我!

 

 

“澄澄。”

“啊”

“你是不是胖了”

“......”

抓紧了温晓澄的道服领口,伸脚把人绊倒之后,郑海维持着手抓着温澄澄不让人真的摔到塌塌米上的姿势,感觉到今天出的力量比上次团练的时候又更多一些,忍不住嘴皮问了一句,

 

温晓澄给的回答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低笑出声,准备听口令把人轻轻放到塌塌米上之前,郑海的视线随意地往下瞄了瞄。

 

温晓澄今天穿在道服里的衣服是素面白T,此时因为练习汗湿紧紧贴着温晓澄的皮肤,温白巧克力澄澄虽然腹肌线条不明显,但是胸前的事业线倒是表现优良,郑海看着人儿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胸膛,湿透的白T隐约现出包裹在底下的肌肤,

 

郑饲养员不动声色地吞了一口很大口的口水。

 

“等会你们记得锁门啊!”

“知道了。”

挥挥手把结束练习准备回家的社员们打发,敞开着道服上衣,灌了几口水,郑海靠在置物柜上歇息着,脑袋里却是闪过一幕一幕方才的画面。

 

温晓澄汗湿的胸膛、带着人练习摔技时,紧贴着对方感受到的体温、练习寝技时贴着自己手心的大腿,上头还覆满了充满弹性的肌肉,郑海又灌了几口水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偏偏欲望就是不受控制。

 

“大海,他们都走啦”

“嗯。”

声音骤然变的低哑,刚上完厕所回来的温晓澄一听见这熟悉的音调,顿时屁股一紧,

 

不妙......

 

 

“呜!”

猝不及防被大力顶弄了一下,本来还能随着操弄的节奏迎合收缩的软穴早已乱了套,只知道紧紧地吸着还在打桩的阴茎,温晓澄双眼失焦,累得只能靠着郑海的胸膛急促喘息。

 

“澄澄、澄澄......”

“你、你快点射啦......我真的好累了......”

低笑声从上方传出,郑海爱怜地伸手揉了揉怀里人的发丝,把人摆弄成躺在塌塌米上的姿势,随后压在温晓澄身上重新开始操干了几回,

 

十分畅快地在温澄澄软糯的呻吟声中射精了。

 

“你又射在里面,很难清啊!”

毫无威胁力的抗议声、被撞红的臀尖、被掐红的腰窝、还合不上而隐约透出里头嫩肉的软穴、随着郑海抽出性器而缓缓流出的乳白精液,

 

......该死,温晓澄到底是怎么把清纯跟性感结合在一身的

 

“澄澄。”

“干嘛!”

 

“回宿舍了可以再要一次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