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敌豪情_学长的紫红色巨龙

2021-02-01 19:08:24 投稿人 : admin

“先往北退至“休门”,顶住这头怪物的进攻。”

计权面对白眼巨汉的双刀,虽然处于被动,但总算可以勉强接招。而且当二人进入“正北坎宫”的“休门”之后,招式的杀气都减弱了,就有更多时间让计权运算白眼巨汉的招式套路。

就如弈棋一样,假若能够知道对手的下一步,早着先机,所有攻势自然迎刃而解。现在只差如何将死对方,结束这一场对弈。

“他的下一招是“浪花初起”……不对,是“浪正淘沙”。”

计权的心思开始有点凌乱。因为白眼巨汉的双刀极快,每一招计权只能够仅仅在交手前化解。二人过招,白眼巨汉用的是武力,计权花的却是精神。而且要一边交手一边运算,一心二用,没有超凡的集中力是不可能办得到的。

能否在集中力消耗殆尽之前杀死对方将会是关键。

“咦?”计权察觉山洞内风向转变,知道已经过了午时,“三奇八门”于九宫内重新分布:“正南离宫”现在是六丙到离,只要绕到对手背后就能够使出三奇剑法的“月照端门”。

 

于是计权聚精会神,心想这次不能再有失误,要一剑将对方击毙。

面前白眼巨汉双刀连环劈来,计权把握着一瞬即逝的机会闪到巨汉身后,然后开始反击。不过白眼巨汉身手敏捷,不用半秒就转身往计权挥刀──只是计权借刀打刀挑出了对方破绽,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矢中的,刺穿了白眼巨汉的左胸!

到目前为止,这跟计权的预测是一模一样。可是白眼巨汉没有理会左胸被刺穿,竟然高举右手,手起刀落就斩过去计权的头顶,吓得计权连忙跃后闪避。

“这是什么一回事?难道此人的心脏不在左边?”计权十分惊讶,虽然剑招奏效,却没有刺死对方。

更甚者,白眼巨汉犹如丧失理智般疯狂怒吼,左胸伤口的血流得越多,他的吼声就越大。同在山洞的小珣和姬藻内功稍弱,即使双手掩耳亦感到头昏脑胀,非常恶心。

计权凝望眼前的对手,心知不妙:“这种感觉,彷佛是绑住怪物的枷锁被切断一样。”

接着白眼巨汉忽然垂低双刀沉默下来。计权恐防有诈,只是持剑对峙。岂料白眼巨汉又再次发了疯似的冲向计权,一面笑一面斩。

于是计权右剑抵挡,左手运算,却完全算不出白眼巨汉的招式!

奇门遁甲本是依循自然之道去推算未来发生之事。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本来就是自然之一,武功亦如是;像修练内息是模仿日月星辰的周天运行,所以奇门遁甲才能够预测对手的套路。

可是白眼巨汉为了破解计权的奇术,秘密练成一套“入魔刀法”──修练者必先要走火入魔,脱离正道;每一刀都是逆天而行,超越常规,不能以奇术预测。

“天下间竟然有如此邪门的武功……”计权再接下了对方的三招后,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个人不只武功不能预测,就连奇门遁甲之局亦对他本人没有影响,即使身处正南“生门”,招数依然异常暴戾。”

计权穷一生精力修练得来的奇门遁甲之术,竟然都对白眼巨汉完全没有作用,心中既悲愤又不甘心。然而,白眼巨汉已经完全失去了人性,只像一头力大无穷的野兽;每一刀就如开天辟地,每踏一步都是地动天摇!

白眼巨汉疯狂地向计权挥刀,计权奋力招架住,但右手早已麻木;于是计权伸出左手以指法缠绕,不过白眼巨汉向着他的左手怒吼一声,计权的指骨立即断掉!

计权看见如此劣势,只能苦笑面对。其实在奇术失效之际他已经知道自己敌不过对方,看来今日是劫数难逃……但至少也希望可以手刃这头怪物。

于是计权迫使对方跟自己交换位置,心想既然奇术对白眼巨汉没有效,就把“正北坎宫”的“死门”留给自己。奇门遁甲的八神之一是“九地”,而孙子兵法同样亦有九地篇: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

其实奇门遁甲之术,“乙、丙、丁”称为“三奇”,而“甲”在天干中最为尊贵,必须隐遁于“戊、己、庚、辛、壬、癸”六仪之内,故名“遁甲”。不过计权的武功里面,最后一招“六甲入道”,就是要将隐遁的“甲”降临到自己身上……但代价就是经脉尽断。

计权已经决心一死,自断经脉,燃烧自己最后的生命;他的双眼发光,体内真气一下子爆发全身,气势和白眼巨汉旗鼓相当,但不论剑速、内力、身法都更胜一筹。

白眼巨汉左右两刀反手横斩,彷佛整个山洞都被断开两截;不过在计权眼中速度甚慢,就跃身跳到白眼巨汉的背后并以左手点封对方不同穴道,令白眼巨汉猛吐鲜血。

接着计权闪电出剑,正当白眼巨汉回身举刀招架的同时,计权又伏身绕到旁边,以浑身内劲一掌拍在白眼巨汉的胸口──这一掌可是计权的最后一招,以元神直击对方,足以摧心裂肺!

白眼巨汉仰天悲叹,顿然倒下。不过计权眼见面前的庞然巨物依然奄奄一息,打算划剑了结其性命之际,突然从山洞口飞来针状暗器刺穿了自己的心脏──

“掌门师兄,多多得罪了。但此人对我十分重要,我还不能够让师兄你杀死他。”

“你是……司马止……所以这头怪物也是你带来的吗……?”计权用尽最后的力气问道:“你已经投靠了“天兵”吗?”

“将死之人说什么也是多余的。”八八门的代掌门,司马止,他抱起了白眼巨汉就离开山洞,不留半点痕迹。

一直藏身的老胡终于按捺不住,冲到计权面前,但此刻计权已经将真气燃烧殆尽,只余下一副冰冷的躯壳。

游同尘看见如此景象,心里悲痛莫名,而旁边的小珣更加哭了起来。

“等等,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姬藻突然开口说:“我听见外面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看来是冲着这边而来。”

“是司马老贼想把杀害盟主之事嫁祸给我们。”老胡冷静下来说,“我们要赶紧离开。”

不过当游同尘等人离开山洞的时候,发现原来山洞口早已埋伏了司马止的入室弟子。他们看见老胡抱着计掌门的尸体,纷纷起哄。

紧接着白鹿派虚静子,还有巫山派等人相继来到现场,把游同尘一行人包围起来。巫山派的人马一看见游同尘,犹如仇人见面,破口大骂:

“听说盟主被围困此地,偏偏在这里遇上杀害本派白师兄的凶手!姓游的你竟然还帮助蝴蝶疤痕之人杀害盟主!”

果然一切都是司马止的陷井,看来怎样解释也是徒劳无功。

白鹿派虚静子说:“姬小姐,听说姓游的曾经在擂台上杀害武林正派,凶残成性;而黑衣人又是残杀九华派一门的凶手,你岂能与此等恶人为伍?”

游同尘十分内疚,望着姬藻,心想或许在这里分手的话至少不用连累姬藻。

“游同尘你什么都不用说,”姬藻扬手飞出银针击向虚静子,“这就是本小姐的答案。”

被数十人包围,就算游同尘自己也没信心逃走。看见姬藻对自己如此死心塌地,心里面十分感动。

而虚静子挡下银针,便说:“看来眼前四人已经堕入魔道,我们要替天行道,替盟主报仇!”

此时老胡放下了计掌门的尸体,对游同尘大叫:“游兄弟你不能在此白白送命,这里就由我一人顶住,你们赶紧逃走吧!”

“大胆恶贼竟敢口出狂言!”虚静子厉声说:“你认为你可以一人挡下我们三大派的数十人吗?”

“哼,废话少说,想杀我先问过我的八卦刀吧!”

老胡架起刀势后,姬藻便催促说:“游同尘,我们走吧。”

“没错,游兄弟的朋友说得对,你们快点离开!”老胡大声道。

迫于无奈,游同尘只好带着小珣与姬藻逃走,走出九华山,从此与武林正道决裂。

(试阅到此为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