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桌摸到流水的小黄文|上课摸同桌的阴部

2021-02-01 19:08:18 投稿人 : admin

窗外枝头的鸟儿用歌声唤醒了游同尘。游同尘打算起床,却发现自己双手被绑在床上动弹不得。他看见姬藻的双乳紧贴在自己身上熟睡,然后转头周围望,衣笥的门半开里面没有人,马婉若应该已经离开了客房。

“慢着,换言之昨晚发生的事情全都被她看到了?”

游同尘盯着自己身上的爪痕齿印,理应昨晚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可是却慢慢产生了快感。而且现在知道昨晚整个行为都有其他姑娘在看,心中竟然莫名其妙的兴奋?好像有什么要觉醒了?太可怕,可怕到不敢正视自己。

──叩叩,“游哥哥在里面吗?”

“门外的是小珣?”糟糕了,这样子绝对不可以被小珣看见,至少要保护她天真的心灵!

“有声音,果然游哥哥还在赖床呢。小珣要进来啰。”

游同尘看见门扉稍动,便急忙地大喊:“等等!我正在更衣,小珣先不要进来!”

可是游同尘的叫声却吵醒了姬藻。姬藻看见自己一丝不挂的跟游同尘睡在一起,第一个反应竟是放声尖叫。小珣听到房间内有女性悲鸣,就把门推开,“啪”的一声,她看见姬藻用棉被缠身并掌掴了游同尘一巴。

“游同尘你竟然污辱了本小姐!”

“不对,我的双手都被你绑起来,怎样看都是我被你污辱?”

“嗯?也对,量你也不敢对本小姐出手。”姬藻放下了钢鞭,像是接受了游同尘的解释。但另一方面小珣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游哥哥姬姐姐,你们在玩什么吗?”

“小丫头不用知道,这是大人的玩意。”姬藻带着胜利者的笑容回答。

“喔……小珣以为自己已经是大人,果然姬姐姐比起小珣还要大人呢。”

“你们可以等会再研究吗?我的好藻儿,求你先替我松绑好嘛?”游同尘无奈地说:“还有小珣,可以先把门关上吗?”

经过一轮喧嚷,游同尘和姬藻穿回衣服,便跟小珣说:“刚才你看见的东西不可以告诉给其他人,以免伤害藻儿的名声。”

“小珣明白。”

游同尘又望着刚收拾好的床单,自言自语地说:“床单也弄污了,看来只能烧毁──”

“怎可以烧毁呢?”姬藻插口说:“……这可是第一次的纪念。”接着就把床单抢到手。

“嘛……既然藻儿你想留作纪念就送给你吧。先不说这个,小珣你刚才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喔!”小珣回过神来,“差点忘记姬掌门在找游哥哥呢!”

“啊……那我现在就过去姬掌门那里吧。”于是游同尘离开了房间,赶去会见姬重武。

“姬掌门,有事要找晚辈吗?”

游同尘来到姬重武的书房时已经是巳时,姬重武吃过早饭后就一直在看书,直到游同尘的出现。

“咦,游少侠你的面色看起来不太好,是昨晚睡得很差吗?”

“没、没有这回事。”游同尘心里想,其实自己昨晚不只睡得差,还睡了你的女儿……希望姬重武不知道吧。

“话说游少侠,这次叫你来不为其他,就是你最关心的事情。”姬重武严肃地说:“今早收到消息,指九华派前晚一夜被灭门了。而且这很可能跟蝴蝶疤痕的人有关系。”

“你说蝴蝶疤痕的人把整个九华派消灭了?”游同尘感到不可思议。但他想起之前比剑大会在赛前被杀的也是九华派高徒,不禁为这个门派的悲惨命运慨叹。

“这个暂时只是推论,因为我们怀疑九华派的崔掌门生前跟蝴蝶疤痕的人有联络。”

“无论如何,只要去看看就应该会找到有关那个人的线索吧。”游同尘回答说。

“嗯,不过九华派被灭此事,在武林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其他门派也会派人前往调查,游少侠你路上要小心。”

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神农宫那样善待游同尘。

“晚辈感谢姬掌门关心。”游同尘抱拳道别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不能不交代,便回头说:“关于昨天的问题,晚辈想了一整晚终于想通了。我是真心锺情姬藻小姐,希望可以继续与姬藻小姐一起闯荡江湖。”

“是这样吗?我尊重年青人的决定,就让藻儿自己选择吧。”

“感谢姬世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