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胸摸下面亲吻大腿:乖别动不疼的

2021-02-01 19:08:14 投稿人 : admin

当──当当!“关好门窗,小心火烛!”

两个更夫提着灯笼打着锣,一步一步走过襄阳大街小巷。

“已经是三更天了。”姬藻坐在客栈厢房的窗边,“游同尘你准备好了吗?”

“其实要准备什么呢?”游同尘打呵欠,开始羡慕正在隔壁房间熟睡的小珣。

“静一点。”

姬藻闭起双眼,纤纤玉手把长发扎后;露出了雪白的肌肤,同时微微晃动耳朵。游同尘看着现在姬藻的动作十分性感,可惜她比起矜儿还要泼辣一百倍,自己实在吃不消。

就在游同尘看得入神的时候,姬藻轻声说:“我听到有少女挣扎的声音。”

“咦?可是我什么都听不到喔。”

“本小姐自小就训练暗器飞镖,听风辨色是基本功,当然听见的东西比你多。”

“天生的顺风耳吗……”看来是不可能私底下说她的坏话,“那么是采花贼有所行动了?”

“有可能,跟我走!”

于是二人立即动身走到街上。意外的是,姬藻的轻功比游同尘好得多,跑了一会游同尘几乎追不上她。幸好走了不久,姬藻就放慢脚步,说:

“挣扎的声音消失……采花贼的轻功不错,但因为他拐带着妇女逃走,脚步声比较沉重,就逃不过本小姐的耳朵……听起来他正在往西北方向跑。”

“可是西北方向再没有路了。李师爷说过那采花贼会把少女捉到城外面,难道他打算翻过城墙吗?”

“以他的轻功来说应该不困难。而且城里面回声较响,如果让他逃到城外,我就再追踪不到他的脚步声了。”

“那我们也走上城墙截下他──”此时游同尘醒觉过来,差点忘记自己只有等级4的轻功,“不,我们还是在他跃上城墙之前截下他吧,以免夜长梦多。”

“嗯,我们一直跑,大概很快就可以见到那个淫贼了。”

繁星下飞檐走壁,彷佛整个世界只剩下游同尘和姬藻两个人。但目前的处境一点都不浪漫,游同尘拼尽全力才可以追得上姬藻的脚步。

“找到他了!”姬藻指着远方路上的黑影,但游同尘却看不清那是什么。他只是想大概姬藻自小训练暗器所以眼力亦比较好吧?

话音未落,姬藻便掷出她最擅长的马醉针,迫使远方黑影急忙回避。果然,黑影肩上抬着一位衣衫不整的少女,看来那个人就是游同尘他们要找的采花贼了。

“大胆狂徒,竟然在光天化日下强抢民女!”姬藻瞬间跃到采花贼的面前。

“什么是光天化日,你脑袋有问题吗?”采花贼把肩上的少女抛下,但少女好像被点了哑穴,只是发出娇声,没有呼救。于是采花贼取出匕首指向姬藻,“虽然你脑袋有问题,但脸蛋还不错,要不要跟大爷快活一下?”

“呸!游同尘,快点给本小姐教训那个淫贼!”

接着游同尘拔剑挥向采花贼。本来匕首跟长剑对战就已经处于劣势,而且采花贼只有轻功了得,外功却是平平,游同尘轻易就把他的匕首勾走,并掉在地上。

“啧!臭小子,大爷不跟你玩了。这姑娘就当送给你比翼双飞吧!”

正当采花贼想逃走的时候,竟然有人从背后捅他一刀!

原来是被拐带的少女拾起了匕首,并将匕首深深地插进采花贼的小腹。采花贼瞪目说: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然后就断气了。

少女把采花贼杀死后,同样被吓得花容失色,双手紧握匕首不断颤抖。

“啊啊啊──!”

少女放声惨叫后便昏了过去,此时官差才慢慢来到现场。

“看来她一定是受惊过度了……平常人很难可以冲破哑穴。”游同尘看见少女衣衫不整,只希望她没有被淫贼玷污。

“辛苦两位大侠,”早上回到太守衙门,李师爷招呼着游同尘和姬藻,“昨晚抓到的人确实是最近在襄阳作奸犯科的采花大盗。”

“就是说过我们会帮你缉拿采花贼嘛!记得要感谢华藻大侠!”姬藻高声回应。

游同尘觉得尴尬,便岔开话题:“话说昨晚那位被拐带的姑娘还好吗?”

李师爷却摇头说:“说起来那位马家姑娘还真可怜,因为面容姣好就引来淫贼色心。她的父母昨晚就被那淫贼杀死,现在孤苦伶仃的;好像她还打算卖身安葬父母,你们要不要探望一下她?”

于是游同尘和姬藻根据李师爷给的地址,找到了马家。在他眼前是一位弱不禁风的少女正跪在门外,亲手包裹自己父母的遗体;眼泪滴到白皙的双手上,叫游同尘他们看得痛心。

正当游同尘苦恼怎么开口安慰马姑娘,她看见游同尘就马上哭不成声。

“是恩公吗……对不起……奴家暂时没有办法招呼恩公你们……”马姑娘用手帕抹着眼泪说。

“我们才不好意思……辛苦你了。”游同尘温柔地说:“有什么地方我们可以帮忙的吗?”

“恩公……奴家别无所求……但愿能够安葬父母亲,好让他们安息而已……但女儿不孝,没有银两替父母办身后事……”

“我想我可以出钱给姑娘你处理父母的事情……”游同尘说。

马姑娘听见后,就连番道谢,“感谢恩公……待奴家把父母安葬之后,定必回来报答恩公的大恩大德。”

“不必了,”姬藻插口说:“虽然听说你在卖身葬父母,而且我们可以出钱帮你,但我们没有打算把你买回家。”

姬藻心想,这女子我见犹怜,太过危险,不能把她留在游同尘的身边。

可是马姑娘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拒绝。事实上她化名做马婉若就是想接近游同尘替养父收集“蝴蝶人”的情报。采花贼和父母只不过是一些不认识的陌生人,杀死他们就是毁尸灭迹。自己亦故意装作楚楚可怜,游同尘没理由不收留她的。于是她继续苦苦央求:

“奴家没有其他心愿……只望能够报答恩公而已……请让奴家以身相许侍候恩公……”

“不可以,此女子来历不明,太危险了。”姬藻斩钉截铁地说。

这个答案彻底打击了马婉若的自信心。明明已经服药把等级伪装成为等级9,在其他人眼中理应只是弱质女子;可是姬藻却对自己有所防范,看来这女人不简单。

游同尘打圆场说:“其实我只不过想帮助你渡过难关而已,并没有要买你作奴婢的意思。”

“可是恩公,你叫奴家无依无靠怎么生活下去?城里面的人都知道奴家的事情,没有人愿意会娶一个被淫贼拐走过的女子……奴家恳求恩公收留。”马婉若跪在地上哭着说。

“不如这样吧,马姑娘你一切事情安顿好以后就到神农宫那里,我想应该没有问题吧?”游同尘望向姬藻。

“嗯,这样就好。”姬藻点头说。

虽然事与愿违,但现在马婉若只好暂时接受提议。她在想,要留在游同尘的身边或者需要更加激烈的做法。

相关文章